自闭儿子的成长路 一篇来自加拿大网站的感人文章

时间:2009-09-16 16:06 来源: 作者: 点击:

  自闭儿子的成长路(一)

  我和北美《世界周刊》主编聊天的时候,说起了儿子今年上大学的事儿,她极力邀我把儿子的成长经历给写下来,发在母亲节的那期刊物上。这真是很难写的一篇,我写着写着就心潮起伏,禁不住的泪水,常常是电脑一合起身走到阳台上站着,我写不下去。

  多年来,我都有意无意地尽可能不去触碰那些曾经经历过的挣扎和痛苦。主编前后打了三次电话催,我逼着自己去回想,去面对,最后在截稿日的当天才将它成文。

  实际上这篇文章就像是个大纲,很粗略,儿子的成长故事写本书是绰绰有余的,我想或许等到将来他找到了自己的心上人,步入结婚礼堂的时候,我写本他的故事的书送给他们当礼物。

  我不愿意写还有个顾虑是不希望暴露孩子的隐私。没想到文章登出后,我收到了许多家有自闭孩子的读者来信,这时就觉得能帮助到别人,所有的顾虑都没有必要了。等到儿子完全自立成熟的那一天,我会鼓励他去做义工帮助其他的自闭孩子,因为在他的成长过程中得到了周围人和学校、社会太多的帮助,他要把这个光传递下去。

  现在在美国每150个孩子中就有一个被诊断为自闭症,男孩的比例是99个中有一个自闭症。

  我想把这篇文章献给所有家有自闭儿的父母,希望大家在最绝望的时候也不要放弃,要怀抱希望,终有一天,孩子会过上梦想中他们应有的生活,因为,那扇紧闭的心门你可以为他开启……

  前些日子,儿子收到了一封信,打开看后,兴奋地告诉我说:“妈,**学校录取我了!”我冲过去使劲搂住儿子,热泪盈眶,哽咽着说不出话来。录取儿子的并不是什么名校,只是一所社区大学,我何以如此激动?因为我的儿子小州,小时候在中国、加拿大和美国,都被诊断为患有中等程度的自闭症,那时他的智商测验结果也远低于平均水平,他能够高中毕业,能够上大学,是个美丽的梦,是我和老公最初连想都不敢想的。

  小州两岁以前是个聪明过人的孩子,七个月会喊妈妈爸爸。九个月时会数数,一岁多就会念儿歌,背唐诗。

  记得他还不到两岁,我给他读“丑小鸭”的书,他听到鸭妈妈不要丑小鸭了,让他离开家的时候,眼泪含在眼圈,悲伤得不得了,对我说:“妈妈,丑小鸭好可怜。”

  可是到两岁半以后,他突然变得沉默寡言,不爱说话,不搭理人,神情呆滞,一个人闷着头反复玩一样玩具能玩上好几个小时。到外边去,他想往哪里走就往哪里走,大人拉也拉不回来,只能跟着他走。

  原来那么快乐开朗的一个孩子,这时候脾气变得很大,不高兴了就大哭大闹不止,难以理喻。我看出儿子不对劲了,却不明白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我找到我们当地最著名的儿科专家,请他为儿子做个诊断。那位专家曾经在美国进修过,在美国见过自闭症的诊断和治疗。他认为小州患了自闭症。当时在中国,普通人都不知道自闭症这个词,大多数医生不知道如何对这个病进行诊断,更不要提治疗了。我绝望地问专家该怎么办,他说发达国家对于自闭症已经有了系统的研究,要想帮助孩子,只有出国这条路。

  我和老公商量后,决定出国。我老公为此苦学英文考托福GRE,他自己一人先到美国自费留学,因为我和孩子拿不到美国的签证,经过了许多波折之后,在小州七岁的时候我们全家移民到了加拿大。

  儿子进入了当地的学校。他不知如何和其他孩子玩,也不会英文,在一群小孩里就变成了被欺负的对象。每天从学校回来,他的衣服都被其他孩子画满了五颜六色的条条框框,课间活动时,我看到一大群小男孩追着儿子跑,将他推倒在地、压到他身上……

  因为约见自闭症专家要在半年以后,普通家庭医生并没有对儿子下结论,所以校长和老师只以为儿子捣蛋,一次次给我打电话,告诉我他在学校不听老师的话,麻烦不断。

  每天他上学后,我都在家里坐卧不安,不知道是否又有小朋友欺负他,不知道他又会惹出什么事儿来。

  一次,校长打来电话,说他在教室里乱跑,老师说他,他就朝老师脸上吐吐沫。等他回来,我问他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他笑嘻嘻地看着我,根本不明白我问的是什么,他从来都不知道如何描述学校里发生过的事情。

  我忍不住搂着他嚎啕大哭。他上学什么都学不到,除了被别的小孩欺负就是惹麻烦,我看不到希望,不知道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到头。为了他舍弃了一切来到这个遥远陌生的国度,却得到这样的结果,心里的失望沮丧快要把我淹没了。当时闪现在在脑海中的念头就是,这样活着有什么意思,不如和他一起死了的好,一了百了。

  记得后来这个念头几次闪过我的脑际,还好我当时只是想想,没有疯狂到去付诸实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