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班就读残疾儿童:特殊孩子能否走“普通路”

时间:2010-12-24 08:16 来源:新华网 作者: 点击:

新华网广州12月23日专电(记者郑天虹乌梦达)刚刚闭幕的亚残运会让人们记住了参与升国旗仪式的8岁盲童何宇轩。在中国,不少像何宇轩这样的残疾儿童,他们不是进入特殊学校,而是勇敢地选择进入普通学校。残疾孩子是否能如愿被普通学校接纳?他们随班就读过程中如何“忘记”残疾融入校园?社会又应该对他们给予怎样的帮扶?记者日前走访广州多所普通学校,对随班就读残疾儿童的教育现状进行了深入调查。

进校难、跟读难、坚持难

    中国人熟知的美国影片《阿甘正传》,讲述先天弱智、肢残的“阿甘”在母亲的坚持下,选择过普通人一样的生活,最后造就了不一般的辉煌。

    受“阿甘”的激励,很多残疾儿童的家长坚持把孩子送到普通学校,希望通过这样的方式,让孩子更好地融入社会,甚至梦想有一天孩子能成为另一个“阿甘”。然而,做这个选择的残疾儿童家长都面临“三难”:进校难、跟读难、坚持难。

    听障儿童的家长赵艳为了让孩子能进普通学校读书费尽周折。赵艳说,孩子7岁该上学的时候,我带他去了一所普通学校,结果学校拒绝接受孩子,建议我们送去聋校。

    “但是,我们希望孩子能在正常的语言环境里学习,如果去聋校,他会因为习惯手语而慢慢彻底丧失学习说话的能力。”赵艳说。

    为了让孩子有机会开口说话,经济条件并不富裕的赵艳一家东拼西凑花了20多万元给孩子买了耳膜。然后,在家里给孩子强化训练了8个月,让他具备了基本的学习条件。

    “当我们第二年又把孩子送到学校时,学校被感动了,他们看到了我们的努力,也看到了孩子的改善,决定接收孩子入学。孩子终于可以和健全孩子一样上学读书了。”赵艳哽咽着说。

    何宇轩在广州市天河区华景小学读一年级。尽管天生视障,但他却是一个异常优秀的孩子,不仅学习成绩好,而且小小年纪就在多个国际青少年钢琴大赛上获奖。

    可他同样克服了常人未知的困难。何宇轩母亲圣柯告诉记者,宇轩并没有学盲文,而是跟其他健全孩子一样认字。这个过程是最难的。“健全孩子花十几分钟就可以掌握的生字,宇轩要花一个多小时。妈妈和外婆每天用剪刀剪出字,让他摸字的偏旁、部首,感受字的结构。这个剪字的工作,家里从来没有间断过。”

    “好不容易进去读了,能坚持下来更难。”脑瘫儿童的家长沈霞告诉记者。她女儿在一所普通小学读6年级,已经感到跟读吃力。“从三年级以后就很难了,因为孩子不能写字,所有的知识她只能靠脑子记,强化效果弱。况且孩子每天都要做康复治疗,投入学习的时间也相对少。”

为了让他们正常成长社会在努力

    广州有3000多名随班就读的残疾儿童,为了让他们在普通学校更好地成长,学校、政府、残联以及各种民间组织都为此付出了不少努力。

    13岁的王颖现在广州海珠区某小学读6年级,罹患小儿麻痹症的她3年级做手术前,基本不能走路。教导主任王老师说,学校为残疾孩子修建了康复室,每周会进行两次学习、心理辅导和肢体康复的训练。

    何宇轩同样得到了老师和同学足够的关爱。每当课间宇轩要上洗手间,同学们都争先恐后地要搀扶他去;每次课堂做作业或考试,老师都帮他口述题目,等他口头回答后做下笔录。虽然加大了工作量,但老师们从来没有抱怨过。

    范老师谈起刚开始教自闭症儿童刘明的情况说,刘明有记忆天赋,几乎可以做到过目不忘。但他很难与人交流,从来不和同学说话,声音很小。范老师开课的第一天,刘明在课堂上跳起来大叫范老师后来知道,到了一个新环境,看到一个新老师,他害怕,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