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炒菜”:一个自闭症儿童的兔年心愿

时间:2010-12-28 13:56 来源:郑州市康达能力训练中心 作者:辉辉 点击:

 进入201012月,郑州市康达能力训练中心开始征集自闭症儿童的新年心愿。在征集到的心愿中:有的是一个玩具、有的是一本书、有的是一个拥抱、一个亲吻,这些小小的心愿很快便得到了爱心义工的积极回应。但一个叫梦辉的自闭症儿童的心愿至今不被人所知。这也引起了我们的好奇,于是我们到梦辉小朋友家进行了一次家访······

  家访带给我们的震撼

李梦辉母子简陋的家

床上单薄的被褥

梦辉妈妈看着破烂不堪的毛巾不好意思地笑了

家里最好的家用电器——电视机

简陋的锅灶

电磁炉坏了,母子两个的饭菜全靠这个小小的电饭锅

 

  他的家是母子俩租赁的,位于郑州市张家村,10平米大小,家里最好的家用电器是一台17英寸的电视机、一个电磁炉、一个电饭煲。坏了的电磁炉上已经落满了灰尘;衣服凌乱的堆放在桌子上;盖的被子还是秋天用的薄被;洗脸用的毛巾已经破烂不堪露出了洞洞;桌子上放着几包挂面、一袋盐和酱油,仅剩的一点食用油放在锅内,还是年初买的,半年没有再吃······

  看到这么简陋的居住环境和生活条件,我们倒吸了一口凉气。当我们问到梦辉的新年心愿是什么时,因为孩子不会用语言表达,只是将眼光移到了食用油和电磁炉上,我们不得其解,梦辉的妈妈眼噙着泪花说:孩子是“想吃炒菜”,这句话让我们愣住了。“能吃上炒菜”对我们来说应该是最基本的生活需求,难道孩子······?“电磁炉坏了,维修费需要30元,没钱修;年初买的三斤食用油现在还剩一半。因为没钱修理电磁炉,半年多了,每天吃的只有水煮面条;五年了没买过新衣服,穿的都是好心人送的;用的毛巾也是邻居送的,也没舍得换;天冷被子薄,晚上我们母子只能抱着互相取暖······”。孟辉妈妈的几句话让我们哽咽,没想到他们的生活竟是这么过的······

  这个世界还有爱,还有温暖

  小梦辉家居住在郑州市侯寨乡红花寺村,爸爸、妈妈都是地地道道的农民,家境贫寒。2001年小梦辉出生,20067月被医院确诊为自闭症。20069月在爸爸妈妈的陪伴下到康达开始进行康复训练。刚到康达时,小梦辉没有语言、眼光漂游、多动、行为刻板、自闭症症状严重;经过一年的努力,孩子各方面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从没有语言到能喊出爸爸、妈妈,认知能力和学习能力均有提高,行为问题明显减少,最后还上了幼儿园。但随着时间的推移,经济压力、精神压力的增大,尽管小梦辉已有了很大的进步,但是由于自闭症是终身性疾病,需要付出终身的努力,小梦辉的爸爸渐渐地失去了信心,遂于20079月向小梦辉的妈妈提出了离婚,无情的抛弃了小梦辉母子俩,从此杳无音讯。再加上亲人的冷漠、朋友的无助,本已经疲惫不堪的梦辉妈妈崩溃了,把孩子留在康达,自己选择了轻生。幸而康达能力训练中心的张桂娥主任发现的及时,并帮她垫付医药费,硬是把她从鬼门关拉回来三次。期间还帮梦辉妈妈做心理安抚,并帮她到处寻找亲人。好在通过这三次的生死考验,让梦辉妈妈感受到这个世界还有爱,还有温暖,孩子还有希望······

  失去了丈夫、失去了家、失去了经济来源,由于常年在外给孩子看病,家里的地也荒废了。对于没有任何手艺的农村女人来讲,孩子的生活费和学费成了梦辉妈妈最头疼的事。了解到梦辉家庭情况的张桂娥主任毅然免去了小梦辉的所有训练费。训练费免了,可还要生存呀。“康达里的贫困孩子不只梦辉一个,给梦辉免学费已让我心生感激,我绝不能在生活上再向康达伸手啊!于是我就向康达和张主任隐瞒了生活中的困难。”梦辉妈妈这样说。为了孩子、为了生存,梦辉妈妈一开始靠捡废品维持生活,后因实在顾不住生活开销,就帮助房东及附近家属楼打扫卫生。每栋楼每月50元,虽包了12栋七层楼的卫生,月收入也才仅有600元,除去房租200元,母子俩每月仅靠400元维持生活。而400元对于生活在郑州这个城市的母子俩来说,可以说连最基本的生活保障都没有。十二栋楼的卫生,不停地在打扫,就是对于一个男人来讲,也是个很劳累的体力活,更何况是个柔弱的女人。因为没有休息时间,星期天还要带上患有自闭症的儿子一起打扫。而小梦辉患有孤独症、爱乱跑、不守规矩,这期间不知受过多少白眼和委屈,直到有一天因清理垃圾,没照顾好儿子,小梦辉的手被铁栏杆扎破了,缝了十多针,前前后后花了四五百元。梦辉妈妈-王瑞英才被迫放弃了六栋楼的卫生打扫工作,600元的收入也因此变成了300,交过房租,母子俩的生活费就仅剩100元。100元别说吃肉,就是清水煮面条加点青菜调料也显得捉襟见肘。“能吃上炒菜”更是一种奢望。“买衣服、买被子、修电器去哪里弄钱啊,就是有病也得熬着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