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失爱子 她依然专注自闭症

时间:2011-07-05 08:05 来源:北国网-辽宁日报 作者: 点击:

  灿灿是个自闭症患儿。为了让他走出“孤独”,8年来,妈妈陈持千方百计学习有关自闭症的知识,寻求着各种治疗自闭症的良方。然而,就在她朝着既定的目标艰难地前进时,一场意外车祸夺走了灿灿稚嫩的生命。

  痛失爱子的陈持没有停下脚步,她更加专注于自闭症的研究,并继续培训自闭症儿童的家长和自闭症机构的老师们。她说,她要当名义工,终身为自闭症患儿和家长们服务。怀念灿灿,最好的方式莫过于此。

  陈持和儿子


  喜得爱子不料却被“孤独”包围

  陈持是四川大学锦城学院艺术系编导专业的老师,最近在坚持教学工作的同时,又在四川大学做访问学者。

  灿灿生日前的一个周末,陈持特别抽出半天时间,来到位于成都市成华区残联的四川爱慧特殊儿童康复中心。她是来培训这里的老师们。

  一间教室,近10位老师围坐着,陈持教大家做手指操。

  她面带微笑,双手灵活地敲着桌面,口里说着“5根手指头啊,变呀变呀变呀,变成毛毛虫呀!”话音刚落,两只手从桌面挪到空中,藏起4根手指,只留下食指弯弯曲曲地动着,活像一只毛毛虫……

  授课途中,她常提醒“学员”:“请你们一定要露出真诚的微笑,我们面临的孩子本来对外界就很漠视,我们要用饱满的情绪去感染孩子。 ”

  陈持并不是第一次走进四川爱慧特殊儿童康复中心作义务培训。最近,她听说该中心新进了几名教师,她就想着要把她所学到的理念以及技巧传授给这些新老师们,让孩子们受益。

  陈持从小爱好文学,高考时,她如愿考入兰州大学中文系。

  1991年,陈持大学毕业后,回到四川电力职业技术学院任教,讲授大学语文课程。1994年9月,陈持考入中山大学中文系攻读文学硕士学位。

  美女加才女,陈持的身边追求者众多。张嘉(化名)就是众多仰慕者中的一个。在张嘉的猛烈追求下,陈持坠入爱河。

  毕业后夫妻俩开起了公司,很快买了房子和汽车,过着幸福的生活。 1998年4月1日,两人的爱情结晶灿灿降临。

  当时,陈持的工作正值上升期,灿灿出生两个月她就重返岗位,把灿灿交由其姑姑带。灿灿8个月大时,陈持把他送回成都,由外公外婆抚养。此后,只有到成都出差或者过年,陈持才能与儿子相见。

  “每次相见,我都要给儿子买一堆礼物,但他似乎不感兴趣,也不爱搭理我。”陈持以为这是儿子跟她相处时间短的原故,未加以重视。

  灿灿两岁10个月时,陈持把他接回广州,并安排他就读小区内的幼儿园。两周后,园长找到陈持,严肃地告诉她:“你的孩子有问题,请你们尽快到医院做全面检查。 ”

  陈持开始留意到灿灿有很多奇怪的动作:他可以独自连续旋转陀螺一个多小时;可以反复开灯、关灯,不觉得乏味;可以不断开关抽屉不知疲倦……陈持突然有种恐惧。

  拯救爱子妈妈自学渐成“专家”

  2001年3月,灿灿被广州中山大学附属第三医院确诊为自闭症。医生告诉陈持,灿灿的症状非常典型,属于重度自闭症。

  此前,陈持从未接触过自闭症这个话题。回家第一件事,陈持打开电脑,上网搜索有关自闭症的信息和资料。她发现,灿灿的行为和特征完全可对号入座。

  儿子病了,陈持对待工作仍不敢有丝毫懈怠,仍然到处出差、拍片、获奖,但她比以前更辛苦了,因为她工作之外的所有时间,都投入了带灿灿到处求医治疗的征程。

  专家们说,治疗自闭症不仅需要孩子到专业机构进行训练,其父母也需要学习相关治疗理念和方法,要家校配合才容易出成绩。于是,陈持救儿子的方案分两步走:一方面,她带孩子到中山三院、香港协康会参加各种训练;另一方面,她买来各种与自闭症有关的书籍,疯狂学习相关知识,并到处参加相关培训。她到广州中山三院学习自闭症康复训练的基本理论和操作方法,到北京北医六院参加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