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DI交流训练-游戏与儿童发展的关系

时间:2011-08-01 16:06 来源: 作者: 点击:

  一、游戏和认知能力

  根据Vygotsky的研究,在假装游戏中使用象征性事物,可以帮助孤独症儿童抽象能力的发展,假装游戏中儿童想像玩具为其他物品,在游戏中做象征性转换,能增加联想、逻辑、抽象思考的发展(Piaget, 1962)。透过游戏儿童操作玩具,并增进对物体功能和意义的察觉。

  Sylva, Bruner 与 Genova(1976)研究指出游戏可增进问题解决能力,游戏能使行为及想法弹性和创新,有效解决问题。提供儿童探索与创造的机会,儿童在象征游戏中能挣脱惯例的联想,以新奇和弹性的方式组合想法,因此游戏扩大创造力、想像力。游戏中自由尝试各种玩法,有助于日后问题解决能力的增进。

  二、游戏和社会能力

  游戏让儿童学习轮流、分享和沟通,也提供练习社会技巧的机会,向同侪表达亲密、感情和建立友谊,同侪游戏让儿童有机会熟练社会沟通策略,学习协商与妥协,共同解决游戏中的冲突。儿童学习解读社会线索,成功受邀请和加入同侪团体。假装游戏对于儿童的社会发展很重要,合作游戏剧本时儿童互相探索游戏角色、主题、责任、协商和妥协。由游戏中检验人类可能的互动和关系,并熟悉沟通技巧。Connolly和Doyle(1984)的研究中发现玩团体游戏时,儿童有机会练习社会技巧并熟练,进而运用社会技巧,共同游戏建立友谊。

  三、游戏和语言能力

  语言由许多不同层面共同组成,包括语音、语法、语意、语用等,成人与婴儿玩声音游戏,大人对婴儿所发出的声音做增强,提高了婴儿发声的质与量。同侪游戏对于学习新字汇、复杂语言结构、会话规则很重要。Weir(1962)观察儿童游戏,发现儿童常玩一些不同形式或规则的语言游戏,如:儿童常重复一些无意义的音节、语意和语句,这些语言游戏可使儿童熟悉新的语言技巧,并增加对语音规则的了解。Smilansky(1968)认为游戏时语言的功能有模仿成人语言、假装、解释、讨论游戏,帮助儿童角色扮演的对话又增加字汇,大部分研究发现游戏与语言发展成正相关(引自Hughes, 1991)。

  四、游戏和情绪发展

  Erikson(1950)认为游戏让儿童发泄受创事件的负面情绪,从不好经验中转换心情,转换负向感觉至替代物体,如:儿童在大人对他喋蝶不休后,可能会对着洋娃娃喋蝶不休,对父母严厉的处罚有所不满时,在游戏中较容易有攻击行为(引自 Wolfberg,1999)。Barnett 及 Storm(1981)已发现游戏与人类焦虑的产生有关,如用此观点来建构情绪或调节,那此类研究仍是十分有前途(引自郭静晃, 89)。所以游戏在儿童的情绪发展也应扮演着重要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