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闭症儿童入学遭拒 随班就读成为一纸空文

时间:2012-09-18 09:02 来源:中国孤独症网 作者:听雨 点击:


自闭症儿童上学被四次劝退

    渐行渐远的教室里响起了孩子们用稚嫩的嗓音诠释的《最好的未来》:“每种色彩都应该盛开,别让阳光背后只剩下黑白。每一个人都有权利期待,爱在手心跟我来”郝楠牵着儿子李孟走出了深圳市宝安区的宝城小学,这是15岁的李孟第四次被“赶”出学校了。

    “妈妈,我想回学校读书。”李孟费力地从口里说出这句话,郝楠听着这句话,泪水犹如断了线的珠子,但她最终没有回头,拉着孩子往家里走。因为患有自闭症、无法自律自己的部分行为,校方在让其试读一个学期后,勒令李孟退学,几十名家长甚至联名要求校方将自闭症儿童拒之门外,否则会采取“不客气”的手段。李孟并不知道,自己何时还能返回学校,何时能融入那个有利于康复的“群体”。

    李孟已经很懂事了,他不会悄悄躲起来让妈妈找不到,抠插座眼儿这样危险的事他也不会去做。但这已经是自8月27日以来,李孟第四次被拒绝走进教室听课了。老师不允许李孟走进教室,他就一个人偷偷地从后面进入,坐在全班最后一排听课。学校决定不给他发新的课本,希望能让他回家。没有课本,郝楠就给儿子借书,让他能继续听课。学校于是搬走桌椅。没有桌椅,郝楠叫儿子站在最后一排听课,他一个人,靠着墙壁,站得老直,像一朵蘑菇。但最终,学校还是将他“请”进了一个人的护教室里。这次,郝楠再也没有办法了,她牵着儿子的手,孤独地从校园里消失了。用郝楠的话说,犹如见到了光明,又被推向了黑洞一般。此前,班主任蔡淑莲已经多次告知郝楠,今年学校不能再接受李孟前来读书。

    家长联名拒绝自闭症儿童入班

    9月7日,19名家长,联名签署了一封反对自闭症儿童入学的签名信送到了学校。信中写到:“我们是宝城小学六(5)班的家长,上学期,班里忽然转过来一个自闭症孩子。我们的孩子回家后跟我们提起,说他不遵守纪律,不讲卫生,同学都不敢靠近他。”家长们在信里称,去年与班主任蔡老师沟通过,当时得到的答复是:“让他只待一个学期。”但开学后,家长们“惊愕地发现这个自闭症孩子还在班上”。

    “我们作为家长,真的很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在学校接受最好的教育……自闭症是一种疾病,对于这样的孩子,国家是有特殊学校的,为什么要安插在我们这样的学校呢?……我们请求,为了孩子,也为了那位自闭症孩子,还全班同学一个轻松的学习环境……”

    此前,甚至有家长拨打了当地报社的电话,一名何姓家长向记者怒吼:“现在没有攻击行为,不代表以后不会有攻击行为!”这名家长认为,自闭症孩子的相关问题是社会的责任、是自闭症孩子的家庭的责任,不能把不好的影响转嫁到其他孩子身上。“我只有一个要求,不要再让他影响或伤害我的孩子了,不然我绝不客气!”何姓家长说完这句话,便挂断了电话。
 
    元平学校是深圳市唯一一所为盲、聋哑和弱智儿童、青少年提供从学前教育到高中职业教育“一条龙”服务的综合性、全寄宿特殊教育学校,是深圳市政府指定的特殊人群就读学校。平原学校的老师钟果坚说,“这个孩子的语言能力、沟通能力确实不错,钢琴也弹得非常好,如果继续留在我们这边,真的会耽误这个孩子。”他强调:“这个孩子虽然自控力不好,小动作多点,但确实从来没有攻击性行为、没有自残行为。” 钟老师说,公办的普通学校应该给李孟一个就读机会,“他已经是自闭症了,非常孤独,要给他就读的机会、融入集体的机会,当然,首要条件是取得老师、学生和其他家长的同意。”

    在遭到宝城小学的拒绝后,郝楠曾经想过带孩子回到元平学校,不过这个念头很快也被打破了,“我们现在学位非常紧张,而且床位也没有。”元平学校的老师这样说。至此,李孟既无法在普通学校就读,亦无法回到特殊学校就读。他的“上学路”变得更加艰难。

    深圳宝安区教育局传播中心主任张路玉说,对于李孟的遭遇,他也很无奈,但按照2007年8月,深圳市教育局与深圳市卫生局、残联联合发布的《关于开展我市残疾儿童接受义务教育能力评估工作的通知》要求,李孟需要到专业的评估单位进行学习能力评估,如果评估结果符合要求,就可以上学。

    不过,9月13日,郝楠带着李孟前往深圳市指定的“评估机构”深圳市康宁医院“孤独者评估小组”进行评估时,精神病司法鉴定所的苏姓主任说,政府已取消了“鉴定入学”,“但凡适龄儿童,均可就近入学”。

    对于这样的说法,宝安区教育局则称,“没有看到具体文件,也无法查阅到具体文件,暂不能做出回复,希望郝楠能与市教育局及市残联进行联系咨询”。 今年4月,广东省教育厅颁发了《广东省特殊儿童少年随班就读资源教室建设与管理实施办法》文件,文件明确规定,特殊儿童可进入普通中小学随班就读,并要求学校提供适合其特殊需要的个别化教育场所。

    这意味着,特殊儿童可以进入普通中小学,与普通中小学学生在同一个环境里读书学习。

    本来就是政策上明文规定的事情为什么真正实施的时候却遭遇了非同寻常的困难?学校拒绝、家长联名拒绝,教育局打太极,究竟什么时候自闭症孩子能同普通的孩子一样享受受教育的权力呢?自闭症孩子的将来又在哪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