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州实施随班就读圆自闭儿上学梦

时间:2013-08-17 15:41 来源:郑州晚报 作者:独家记忆 点击:

  

在郑州康达能力训练中心,两个孤独症女孩在表演舞蹈,她们也慢慢打开了心门。

 

  在郑州市康达能力训练中心,两个孤独症女孩在表演舞蹈,她们也慢慢打开了心门。

  “这是孩子们的节日,他们有学上了!”

  今年郑州市区小学招生政策首次明确:

  他们,很多时候看上去和同龄孩子一样可爱、正常。但是,他们不爱搭理人,生活在自我的世界里。这是一群患孤独症的儿童,一些经过康复训练的治疗,逐渐可以进行正常对话、交流。

  这些孩子有正常受教育的权利,家长们也多次疾呼,昨日,记者从各区教体局了解到,今年各区在小学招生工作中将不会拒绝孤独症儿童。市教育局已在小学招生政策中明确提出,就孤独症儿童随班就读制订细则和方案。

  新政 孤独症儿童随班就读有了明确政策

  日前,郑州市教育局在制定小学入学招生政策时,首次将孤独症儿童入学写进方案。由于落实上存在诸多难点,该政策引起较多关注。

  根据相关文件,从今年秋季开始,郑州各区教体局要在8月15号之前上报孤独症儿童随班就读工作方案,并确保这些孩子月底前入学到位。

  昨日,记者从金水区、二七区、管城区等区教体局了解到,各区关于孤独症儿童随班就读的初步方案已经上报到市教育局,等待市教育局进行下一步的研究和反馈。

  据区教体局相关负责人透露,今年各区在原则上会接收孤独症儿童随班就读,轻度的孤独症儿童会随班就读,重度独孤症儿童会安排到辅读学校。

  根据初步方案,郑州市区户籍的孤独症儿童,如果具备在普通学校上学的基本能力,可以去辖区学校咨询报名。但是,对于外地户籍的较重度孤独症儿童,解决入学问题则有一定难度。

  意义 全市数千名孤独症儿童有学上了

  往年在小学招生时,孤独症儿童是作为“接收残疾儿童入学”的范畴来安排入学的,今年首次把这个特殊群体单列出来。

  二七区教体局有关负责人说,孤独症儿童作为一个特殊群体,也有正常受教育的权利。“教育部门把这部分特殊儿童的招生问题作为招生政策的单独一项,说明社会和行政部门已经开始关注他们的入学问题。”这位负责人说,下一步的关键就是细化相关政策,制订可行方案。

  采访中,一些专家表示,这个政策将使全市数千名孤独症儿童受益。

  “这个消息出来之后,我们是当成喜讯贴在校园公告栏里的,这是孩子们的节日,他们有学上了!”张桂娥是郑州市康达能力训练中心的主任,也是河南省残联孤独症抢救性康复项目专家组成员、金水区孤独症康复协会会长。

  故事 “我想让孩子上小学”

  郑州市康达能力训练中心有200多个来自全国各地的孤独症儿童,刚进来时,有的能简单说话,有的一句话都不会说。刘祖宁就是其中一个。

  刘祖宁的妈妈说,今年10月份孩子就满7岁了,正好该上小学。她说,孩子在康达训练中心进行了一段时间的治疗,恢复得比较好。“孩子没上过普通幼儿园,现在看他情况还不错,想让他上普通小学,融入同龄人的环境中。”刘祖宁的妈妈说,她准备在小学招生报名时去试试看。

  15岁张安东的妈妈已经决定不送孩子去学校了。她说,孩子现在上初中跟不上进度,回去上小学,年龄有点大也不适合。“四年级的时候去过普通学校一次,他情绪比较急躁,跟同学不合群,就又回康达训练中心了。”

  在论坛里,一些家长也发帖希望政府关注孤独症儿童。网友“尹敏”说:我们是郑州市自闭症家长协会的家长,由于自闭症儿童的病理特殊性,使我们的孩子无法通过正常的面试及入学考试,被排除在主流教育大门之外,有些甚至连辅读学校都不接收,孩子们无法享受国家赋予公民受教育的权利。

  难题 如何界定“轻度”或“重度”?

  在采访中,专家表示,关注孤独症儿童的入学问题,是教育进步的一个表现。值得关注的是,具体如何实施,会不会流于形式。

  教育行政部门的一些负责人告诉记者,市教育局的初步意见是,轻度的孤独症儿童到普通学校随班就读,重度的患儿则到辅读学校。“但是,如何确定是轻度还是重度,并不是教育部门的专长。”

  什么样的孩子适合随班就读?

  郑州市康达能力训练中心主任张桂娥说,可以坐下来听课,能与正常学生进行一些简单交流和互动,这样的孩子就可以去普通小学上课。“不过,孤独症治疗是一个长期的过程,很多孩子去上课之后会大吼大叫,出现一些影响课堂的行为,在普通学校待不下去就会又回到我们学校。”张桂娥说,但是接受义务教育是孤独症儿童的权利。

  探讨“这是需要时间的新课题”

  二七区教体局相关负责人认为,今年,二七区对于孤独症儿童随班就读的问题,是先让这些孩子有学上,在政策导向上引导学校关注这些孩子。

  “这是一个新的课题,需要给我们一些时间,使方案越来越完善,可操作性越来越强。”这位负责人说,在今年秋季开学后,区教体局会继续进行统计,看目前在校的有多少孤独症儿童,由学校参与做一些研究。“看是分散性随班就读,还是相对集中地进行康复治疗,然后再逐步优化调整。”

  一些专家建议,普通学校应该关注孤独症儿童,提供一些特别的教育,配套特教老师,比如建立资源教室,使得他们在获得补救教育的同时能够得到正常的教育,“帮助他们回归社会”。

  据了解,管城区计划先试,在普通学校修建资源教室作为孤独症儿童的康复训练。“孤独症儿童平时和正常孩子一起上课,每周安排一定时间到资源教室进行康复训练。”管城区教体局相关负责人介绍,建资源教室并非难事,难的就在于缺少师资。“现在,只能等资源教室建起来,先由一些有爱心的老师兼顾着,明年再招聘特教老师。”

  他山之石从融合教育中借鉴经验

  融合教育是指在普通学校适合儿童年龄特征的教育环境里教育所有儿童。

  香港的融合教育自1968年起步,并以法律法规推行实施。2000年后,香港开始系统全面地推行融合教育。每个学校都有补救班,班上有七八个孩子和两个特教老师,这些孩子某个时间段一定要到正常班级上课,某个时间段需要个别化补救的话,就要到特别班去上课。平时则和其他孩子完全融合在一起。

  杭州市以资源教室为抓手提升特教质量,不断健全特殊儿童的教育安置方式,让特殊孩子在融合与无障碍的氛围中进得来,留得住,学得好,这些都成功借鉴了台湾地区的经验。

  在台湾,孤独症儿童如果安置在普通班里,这些普通班一般附设有少数支援服务、咨询服务,附设资源教室和巡回辅导员。

  美国是最先发现自闭症的国家,学校若接受残障儿童,政府就会给予资金援助,学校若拒绝,政府则会给学校以严厉处罚。对于一般美国教师而言,如果班上来了自闭症的学生,老师可以进修大学的培训班,或者由大学派人指导班主任的工作,这也使得老师们对教育自闭症儿童有了更多的信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