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不寻常的清晨是星儿求学路的开始

时间:2013-08-23 09:15 来源:中国孤独症网 作者:嫣墨 点击:

  因为入学报名,这个清晨不同寻常

  户口簿、身份证、《预防接种卡》……

  4:10,一夜辗转未眠的马娟起身再次仔细检查这些证件;

  5:30,喊丈夫起床;

  6:00,哄着7岁多的翔翔穿上新衣;

  6:30,为全家人准备早餐

  …………

  这并非马娟平日的生活节奏,今天,一件头等大事悬着全家人的心——再过几个小时,翔翔就要来到金水区一所小学报名,翔翔将有希望走进正常孩子生活的圈子、享受正常孩子享受的待遇、接受正常孩子学习的知识,全家人为此激动不已。


一大早,翔翔吃早饭为入学报名作准备


星儿求学路上的孤单背影

  昨日,郑州市区小学入学开始报名。今年,公办学校的“大门”将为孤独症孩子敞开,他们可随班就读。报名吗?我的孩子这样真的可以上学吗?因为这项新规,市民马娟(化名)重拾希望,看儿子翔翔(化名)的目光也热切起来。

  马娟家住郑州市金水区,儿子翔翔今年7岁多,怕被学校拒绝一直未报名。因为,翔翔也是一名孤独症儿童。“能融入社会应该对孩子有好处,只要学校愿意接收,我们就想去试试。”昨日,大河报记者陪同马娟一起,走上了这条特殊的求学之路。

  心怀祈愿——做梦都想让孩子上公办学校

  翔翔2006年来到这个世界,当时,这个近7斤的胖小子让马娟一家开心不已。

  这种幸福没能超过42天,体检时,翔翔被查出有剪刀步倾向,五六个月的检查结果,给他父母心上“扎”上一刀。

  智力低下、语言落后、大运动落后、脑瘫、孤独症倾向……一连串的词儿让马娟觉得心像被什么揪紧了一样难受。

  从此,马娟和翔翔奔波在医院里,除了治疗,还给翔翔在特殊教育学校里报了名。

  让马娟欣慰的是,经过在学校的训练,翔翔能主动表达了。

  昨日,没到学校门口之前,马娟的心一直是忐忑的,她不知道,学校是否会接收翔翔,也不知道,当天是否能顺利“过关”。早早地,她便起身,开始了一天的准备工作。

  换上专门为他新买的衣服,翔翔兴奋地喝了两碗米汤,主动背起书包,拉着妈妈往门外走。

  7时50分,马娟和翔翔排在金水区某小学门口,在他们之前,已有20多位家长在这里等候,最早的凌晨5点就来了。

  “这么多人,早知道我起床先来排队了。”看到一队长龙,马娟懊悔不已。

  遭遇尴尬——孩子随地大小便,面对同龄孩子转身就走

  看到自己住址划进学校范围内,马娟稍微松了口气:“现在就看老师的态度了。”翔翔在队伍中很活跃,围着妈妈不停打转。

  排了一会儿,翔翔便失去耐心,开始在校园内“游览”起来。在一个养着鲤鱼的水池边,他站住了,好奇地看着水里游来游去的鱼,身旁的孩子也围在那里,将手伸进水里相互泼着。

  停留5分钟后,翔翔突然脱下自己的裤子,冲着水池小便。

  “呀!这个男孩往水里尿尿!”“好脏!”“就是他,就是他!”

  看到众人视线汇聚在自己身上,翔翔头一低,转身就走,过了10分钟,又来到水池边,偷偷看着别人。

  不到半个小时,同样的事情再次发生:翔翔没来及脱裤子,便拉在上面。

  即将排到审证的马娟看到后立刻冲出队伍,帮孩子擦着屁股,熟练地从翔翔背包中拿出一条干净的裤子,替他换上。

  多拿一条裤子,也是马娟每天的“必备功课”。

  遇到困难——被“证件关”拦下,母亲的眼眶红了

  两个小时后,审核证件的老师看到马娟递上的资料,皱了皱眉:《预防接种卡》上少了个章,最重要的是,马娟只让社区开具了一份居住证明,并没有房屋所有权证。

  她和翔翔的户口,落在郑州一位亲戚家,但房产证上的名字,并不是她。

  “我亲戚说了,如果孩子能上学,现在就把房子过户给我,现在过还来得及报名吧?”马娟的声音带着一丝颤抖,得知上午办不了手续,她的眼眶有点红。

  学校一位负责登记学生信息的李老师表示,如果马娟证件齐全,学校愿意接收孩子,但他也坦言,班级学生很多,老师虽然会尽自己努力照顾,难免会有疏漏的地方。

  “去年,我们学校曾经接收过一个孤独症孩子,因为孩子有暴力倾向,没多久,就自己退学了。”李老师说。

  李老师的话,让马娟打起了“退堂鼓”。

  心存忧虑——师资有限,担心孩子被歧视

  自己的孩子能和正常孩子一起上学,是每个孤独症患者家长梦寐以求的事,不过,如果成为现实,他们又不免有些担忧。

  “翔翔现在还不太会自己穿衣服,生活不能完全自理,学校里,其他孩子会不会欺负他?”马娟说,这么多年,她和孩子过得很难,“别人看我们的眼光都不一样”。

  她向记者透露,翔翔曾在一家幼儿园上过一段时间。“虽然他能坐得住,也不太捣乱,但3个月后,老师还是向家长提出,让翔翔自己在家练习,理由是孩子无法自理。”

  “小学不像幼儿园,一个班那么多人,正常孩子都管不过来,老师能照顾到他吗?”“孩子不习惯和陌生人沟通,其他同学会不会歧视他?”马娟说,她不期望翔翔学多少知识,只希望他能学会像正常人一样和别人沟通,生活能自理,将来能照顾得了自己就行了。

  未来困惑——求学之路,到底是远还是近?

  像翔翔一样,每一个孤独症儿童都会长大,但眼看孩子一天天长高的同时,家人的心情也越发焦灼。从幼儿园到小学,再到中学乃至大学,这样一条寻常的求学之路,对孤独症孩子来说是远在天边,还是近在眼前?

  “有些孩子尽管年纪大些,但也不耽误报名。”郑东新区教体局有关负责人说,要根据孩子的实际情况,适合随班就读的孤独症儿童可以接收,家长如果愿意在校陪读的话更好。

  对此,中原区教体局有关负责人也表示,目前的小学中已经有孤独症儿童,今年该区在小学招生和入学后将对孤独症儿童更加关注,更加关爱,入校后如果学校需要建“资源班”的话,可以提出申请。

  “如果有孤独症儿童入学,我们会安排老师接受专业培训,并多关注这些孩子的情况。以前我们也接收过轻度脑瘫的儿童,并没有遇到多大的困难,班级里的其他同学也会在日常行为上主动帮助他。”郑州市汝河新区小学副校长张帆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