袖珍天使与自闭症儿童“抱团取暖”,爱在心间

时间:2014-04-03 16:28 来源:郑州晚报 作者:雨潇 点击:


能歌善舞的袖珍老师

帅气的袖珍服务生

  去年8月份,一间以“快乐岛”为名的童话主题餐厅在经开区开业。20名平均身高仅为1米3的“袖珍服务员”,带着他们乐观、自信的笑脸走进了公众视野。

  然而,这间餐厅的经营情况并不理想。就在今年春节前,餐厅就因生意惨淡而关门。短短5个月,亏了20多万元。

  一阵凌厉的风雨过后,那些心怀梦想的“孩子们”何去何从?昨天上午,在长江路一家以公益为主题的咖啡厅开业典礼上,记者再次看到了他们熟悉的身影。

  那么,这间新咖啡店的费用从何而来?他们为何要“雪上加霜”继续经营餐饮?亏了这么多钱为什么还要选择做公益呢?

  揣着诸多疑问,郑州晚报记者采访了他们。

  生活困窘

  袖珍队员少了一大半

  熟悉的音乐、熟悉的面孔。一走进这间以“关爱自闭症儿童”为主题的咖啡厅,几张娃娃脸迎面“袭”来。伴着店里轻快、悠扬的乐曲声,一股莫名的快乐感瞬间在心头泛起。

  所有人当中,21岁男孩赵新强是个新人,个头1米1多的他性格活泼、开朗,腿脚也特别勤快。每说几句话,就会一路小跑到吧台旁踮起脚尖忙着给客人倒开水、端果盘。

  赵新强加入这个团队的原因很简单。前段时间,他无意间从网上看到“‘袖珍人’在郑州开餐厅”的报道之后,心里便莫名其妙地多了一份牵挂:“要是能和大家一起生活,肯定很快乐!”没多久,他就主动打电话咨询并很快从老家嵩县来到了郑州。

  “唉,看到新强,我总会想起以前。” 身高1米36的杨群辉今年39岁,是咖啡厅的主要投资人,也是所有队员认可的队长。

  去年经营餐厅的时候,曾常常有人主动打电话报名。有的来自云南、有的来自四川、有的来自福建……很多人都希望能够加入他的团队。

  可如今,自打上次餐厅经营失败之后,不仅打电话的人少了,就连以前的队员也因日子揭不开锅离开了一大半。

  “餐厅赔钱太多,人多的话,吃饭都成问题 。”杨群辉掰开手指大致算了算,开餐厅之前,加上所有服务员和演出者,他们团队人最多的时候有40多人。而现在,只剩下十几人。

  短短5个月

  餐厅亏损20万元

  杨群辉是洛阳人。2002年时,他在一个歌舞团老师的鼓励下进入了演艺行业。之后一直在商业演出和夜场中来回漂泊。

  后来,他就先后两次组织袖珍人参加团体演出,但每次都因大家经验不足、演出机会越来越少而最终解散了团队。直到前几年第三次组建团队后,他们才正式有了一个固定的演艺团体——快乐精灵艺术团。

  “前两年,我们团队有30多人,大家一起在上海世博园开心乐园演出。但后来,园里转变经营观念后,我们又失业了。”最终,为了给大家带来一个稳定的生活环境,杨群辉带着队员来到郑州,自己出钱在经开区开了一家餐厅,并按照每个人的特长不同,给大家分了工。

  “能歌善舞的人可以在餐厅表演,其他人当服务员。”就这样,去年8月14日,以“快乐岛”为名的童话主题餐厅在经开区正式开门迎客。

  但,万万没想到的是,餐厅的经营状况却没有他想象中顺利。在没有车位、位置稍偏、经验缺乏等诸多因素影响下,短短5个月时间,这间饱含着所有队员创业之梦的餐厅就以20万元的亏损而宣告倒闭。

  热心人助力

  “袖珍团长”要东山再起

  借钱、还债,借钱、还债……餐厅关门之后,原本就是靠向朋友打借条而筹集到开店费用的杨群辉,面对十几万外债,生活一下子跌入了谷底。直到去年12月份的一天,他才从一位热心人李先生那儿看到了一丝希望。

  “以前看过你们的报道,很感动。你想不想东山再起?”那天,李先生是杨群辉餐厅里的一名顾客。在聊天中听说了餐厅经营状况后,他开口问这样一句话。

  “想!当然想!几十个孩子等着生活呢。” 杨群辉丝毫没有犹豫。

  “这样吧,我在长江路有间装修过的门面,以前做的也是餐饮。”紧接着,李先生说出了一个让杨群辉不敢相信的决定:“每月租金只需付别人的1/3就行,如果没有,也可以先欠着。”

  就这样,杨群辉的梦想再次被点燃。他匆匆忙忙带着队员看完房子后,便重新开始了对新店的规划。思考、创意过程中,他脑海里出现了前段时间在郑州康达能力训练中心,接触过的一些自闭症孩子的身影。

  “抱团取暖,心里更加温暖”

  就在餐厅关门之后没多久,杨群辉曾在一次接受央视记者采访时认识了该训练中心的负责人褚长法。

  “他们个头虽然不高,但很多人能唱能跳。我相信,有了他们陪伴,一定对自闭症孩子康复有利。”多次接触袖珍人后,褚长法怀揣激动之情向杨群辉发出了邀请:“想让他们的队员到学校配合老师教学,我们可以开工资。”

  这个消息,无疑让处在最困难时期的杨群辉和队员感到兴奋无比。


咖啡厅的成立为星儿提供就业的平台

  “我们再难,毕竟有手有脚。其实,那些孤独症孩子才更需要帮助。”于是,经过深思熟虑,杨群辉向褚长法表达了一个新想法:“可以做一家小矮人和小雨人共同的咖啡厅。这样,不光能多呼吁大家关注我们这两个特殊群体,而且今后也不会觉得孤单。”

  杨群辉心里这样打算:今后,除了要把店里10%的营业额作为关爱自闭症儿童“蓝精灵爱星助学金”外,还可以为年龄稍大的自闭症孩子提供餐厅实习机会。

  “这些年,我们也接受过不少帮助。现在,两个需要社会关注的群体抱团取暖,心里会更加温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