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嗓子哑了算什么,孩子进步就是值得的”

时间:2014-09-10 09:46 来源:新浪河南自闭症专题 作者:雨潇 点击:

  导语:教师节,我们怀着一颗敬意之心关注到这个平凡但却不平庸的群体----特教老师,他们用自己的爱心、耐心、细心无私的关爱着每一个折翼天使,守护着他们不断地成长,用一份“无畏”之心,让“教师”二字的分量在我们心中愈积愈重。

  在我们的周围有这样一群孩子:他们有眼不能看,有耳不能听,有口不能言,同时也有这样一群天使,他们不喜欢鲜花、不喜欢掌声,但是却独爱孩子们天真的笑容,他们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坚守在这些孩子的身边,教他们吃饭穿衣,教他们说话表达,教他们生活技能,教会他们融入社会大家庭的各项“本领”。

  她,曾经在爷爷去世时,忍着悲痛给家长上完示范课后才匆匆回奔赴回家的道路,她说要对家长负责;她,曾经在“假小子”自闭症女儿小杏花最悲惨、最无助的时候给了小杏花一个温暖的家,她说要对孩子负责;她,曾经在孩子刚过满月后、最需要人照料的情况下坚持走向了工作岗位,她说要对单位负责。她就是这样一个既“无情”却又“多情”的人。

  教师节前夕,我们和您一起走进郑州市惠济区厚德小学,认识这位从业十三年的自闭症特教老师,去感受他们职业岗位中最平凡、但却最温馨的那份感动。

  留下的动力源于那份无邪的笑容

  2002年,即将大学毕业的河南医科大学学生张红蕾,在最后的暑期实践活动中第一次接触到特殊教育这个行业,就在郑州市康达能力训练中心当了一名保健医生,完成最后一个阶段的实习。

  刚接触到特殊教育的张红蕾,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生活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从刚开始接触自闭症孩子的新奇感,到逐渐发现情况并不是自己想象的那么简单。因为很多自闭症孩子都存在着情绪不稳定的情况,稍不留神自己的长发就会被孩子抓在手里胡乱的撕扯,一个不留意孩子就会在胳膊上留下一个很大的印记,几天都不会消退,此时的张红蕾有点退缩了,她被孩子的举动吓怕了,她突然有了想走的冲动。

  可是,当她每次看到孩子们天真烂漫、纯真无邪的笑容时,她相信这些孩子都有一颗纯粹、毫无杂念的心,孩子们会因为被奖励了一颗糖豆或者一句“你真棒”而努力的好好表现自己,为什么她就会因为一点微不足道的“伤害”退缩呢?当乐乐(化名)拿着自己最喜欢吃的糖果,满脸笑容的伸着小手递给张红蕾时,她的心彻底融化了,她决定留下来和孩子们在一起,并从保健部门转到了教学岗位上。

  “嗓子哑了算什么,孩子进步就是值得的”

  张红蕾老师有着阳光、明朗的外表,但是她一张口说话却有着和自身气质不相符的沙哑嗓音,张红蕾老师在从事特教以前也有着甜美的嗓音,没事的时候喜欢哼哼自己喜欢的流行歌,可是从事特教工作以后,她似乎很少张口唱歌了。

  “做特教老师,最费的就是嗓子,教会孩子一个词,自己都要重复上百遍,而且说话的声音还必须要大些,嗓子哑了就吃药,好了后过段时间还会哑,就这样一直反复,嗓子就再也不是以前的声音了。你可以到特教机构去听一听,很多特教老师的声音都是哑的,嗓子哑了也不算什么,只要孩子有进步,我都觉得是值得的。我刚开始做老师时还特别喜欢吃麻辣烫,但是因为对嗓子不好,一直对我们照顾有加的张桂娥主任每次看见总会叨叨我们几句,我和几个同事每次都会趁着张主任睡着了再偷偷跑出去买麻辣烫,这份亲情和同事之间的友情,到现在想起来都是心灵深处最美好的回忆。”

  满眼的泪水有时候就是因为一个“妈”字

  “我是个幸福的人”这是张红蕾老师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在十三年的特教工作以来,自强的她却被无数个瞬间感动的落泪。

  “对我来说这一路走来,每一次感动的瞬间,既不是鲜花、也不是掌声,而是我在基础部带班时,每一次听到孩子发出他生平第一个字音“爸”或“妈”时,我被孩子的努力感动了,被家长喜极而泣的眼泪感动了!我在原康教部代课时,每每听到孩子能将我教给他的儿歌一字不差的背给家长时,我自己那不争气的泪珠子又一次被感动的落下了!我不是感性的人,但是有时候就是很没出息,就是控制不住。”

  教着、学着、玩着都是一种感动

  平日里的张红蕾和课堂上的张红蕾完全就是两个人,办公室里她是国内首家民办自闭症小学的校长,端庄、典雅,但是课堂上的她却是人见人爱的孩子王,张红蕾老师说自己就是一个长不大的老小孩,每天和孩子们疯狂的玩到一起,自己也永远不会长大。

  “我的工作这么多年来,竟带给我如此无数多的感动与精彩!我是快乐的、更是幸福的,工作的快乐所以我幸福;孩子的进步所以我幸福;精神的感动所以我幸福。工作中的困难总会有解决的时候,所以,我实在找不出任何让我有想放弃的理由!”

  “工作、家庭我无法兼顾,但是家人理解我,所以我坚持”

  “说起家庭,我总会觉得很愧疚”,有着一双可爱儿女的张红蕾老师,但是却没有时间去好好地照顾他们,她已经不记得曾经什么时候带着孩子外出旅游过,但是她却对学校里的孩子特别上心,有时候家长们没有时间接送孩子上下课,张老师就会把孩子带到自己的家里进行训练,“我女儿每次看到我陪其他小朋友没有陪她,就会用眼睛一直盯着我,有时看着孩子可怜的小眼神都会充满了负罪感。”

  “工作、家庭我无法做到两面兼顾,但是我的家人都很理解和支持我,虽然有时候也会埋怨几句,我明白那是他们都心疼我,怕我累着,等我以后退休了,我会好好补偿他们。”

  “艰难坎坷没什么大不了,因为你们身边总有这么一群可爱、快乐、幸福的人伴随着你们共闯难关,让我们一起用温暖的正能量打败所有的艰难困苦!”张红蕾老师微笑的说道。

  结语:自闭症孩子是不幸的,但同时他们又是幸运的,因为在这个世上,唯一守在这些特殊群体身边的除了他们的父母外,还有为他们做康复训练的特教老师。

  列夫。托尔斯泰这样说道:“爱和善就是真实的幸福,而且是世界上真实存在和唯一可能的幸福。”其实,这正好也是对特教老师的最好描述,也让这些特殊的老师们坚持自己的信念,勇敢的陪着星儿一路走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