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州母亲10年时间治愈自闭症儿子

时间:2016-02-20 10:49 来源:网络 作者:听雨 点击:

  当一个家庭诞生一个自闭症孩子时,就意味着父母要耗费难以想象的心血,因为自闭症是终生的……在宿州市符离集镇,就有这样一个自闭症患儿的家庭。令所有人感动和称奇的是,大爱的母亲用10年的时间,治愈了患自闭症的儿子。日前,市场星报、安徽财经网记者走入这个家庭,倾听这位母亲的现身说法,感受那种不离不弃的大爱……

  初遇“雨人”:所有梦想被击碎

  我叫王瑞玲,是一名小学教师,也是一名自闭症儿童的母亲。

  2003年3月18日,我的儿子毛毛来到人间,初为人母的我,骄傲、欣慰、快乐。2005年8月25日,一个晴朗的上午,我带着活泼可爱的儿子去幼儿园报名。一个星期以后,老师叫住了我:“你的孩子听不见。”我当时只有一种反应:“不可能”。毛毛不到2岁时,就能把颜色配对得很好,比如象棋里相同的字能配在一起,玩积木和扑克牌更是一丝不差地归类并排列整齐,邻居都说这孩子是天才,贵人语迟。

  2006年2月28日,我带着孩子到南京脑科医院儿童心理研究中心,经过王晨阳医生的诊断,我的儿子——典型的自闭症患儿。捧着一纸自闭症诊断书,曾经关于诸多孩子未来的美好憧憬顷刻间被晴天里的一声霹雳击得粉碎。然而逃避现实,怨天尤人,都已无济于事。

  自闭症是终生的,要花费父母毕生的精力。当医生把它的含义解释给我听后,我惊呆了,表情茫然的我硬生生地咽下眼泪,我怕儿子看到妈妈伤心的眼泪和内心的脆弱。我的儿子是“雨人”怎么办?此时的我神智失常,语无伦次。

  每当看到大街上语无伦次的精神失常者,看到见人傻笑的憨子,看到全身一丝不挂的弃儿,饿得抓着垃圾吃,被人嘲讽、谩骂,像狗一样被人追打……我就会想到我的儿子,泪水就情不自禁地流下来。经过一段时间挣扎,我下定决心:我不相信孩子的自闭症会毁了我的一生,会把一个母亲击垮。更不甘心让儿子成为残障,我发誓要爱他一辈子。

  濒临崩溃:养了一个疯子还是傻子?

  毛毛在教室里坐不住,不懂规矩,不听指挥。老师想尽办法,还是无可奈何,只好让他退学。没办法,我又四处奔走,但都遭拒。只得厚着脸皮求原来幼儿园收下。每次去接送孩子,都提心吊胆,生怕老师指责他,说他的不懂事。偶尔老师夸他一次,我心里充满无限的感激。

  为了能让孩子更好地康复,我每天顶着火辣辣的太阳去宿州做感统训练,胳膊上起了好多泡,汗水与泪水混合着,但是孩子似乎不能明了母亲的辛苦,依然不听指令地哭着闹着,每次我的心都被揪扯得疼痛不堪。

  2006年11月9日,我带着他去外地做听统训练,10天感觉就像10年。大多孩子不适应,出现尿频、拉肚子,导致哭闹不止,我的孩子也如此。我小心翼翼地看着他,哄着他,可他依然大哭大闹。我的百般呵护,换来的只是筋疲力竭。每当我被他缠得焦头烂额、伤心欲绝时,我就想:我到底是养了一个疯子还是傻子?

  一天天劳累加上心碎,我非常渴望夜的宁静,因为只有此时,我们母子才是最幸福的。可是他一会哭,一会笑,任你怎么哄劝,怎么忍耐,他依然我行我素,多少次他大哭,我也大哭,他大笑我也大笑,我在他恐怖的笑声中崩溃。

  曙光初现:一篇报道改变人生

  曾经我有一个美好的向往:相夫教子。“雨人”儿子的出现让我茫然,只有眼泪与绷紧的神经相随。如果人生有来世,我选择不结婚,不做母亲,因为我承担不起这个责任。每次在路上看到别的孩子倚在父母身边说笑撒娇,我的泪水就会止不住流下来。

  曾经在《时代周刊》上看到这样一篇报道:美国48岁的自闭症患者约翰·瑟斯在84岁父亲去世后,每天从厨房找到卫生间,一边找一边喊“爸爸、爸爸”,当我看完这篇报道,眼泪纵横,马上想到我的孩子何尝不是如此呢?他无依无靠,到了晚上,他也会凄惨地喊着:“妈妈、妈妈”。因为这篇报道,毛毛成了我的守护天使,让我振作,让我做个快乐的母亲,让我珍惜生命中的每一刻。

  收获:10年坚守换得儿子回归

  或许因为我的振作感动上帝,孩子终于有进步。他在幼儿园里,我耐心地坚持与康复训练。天不负我,2009年6月24日,这是我最开心的日子,孩子有语言了,让他喊“妈妈”,他就喊“妈妈”,让他称呼各个人称,他一一做了“配合”。

  虽然他鹦鹉学舌,毕竟有了语言,有了进步。他的进步是我一生中最快乐的事情。每天早上,毛毛醒来我就让他开口说话,唯恐他再度失语。每天看看他的现在,再回首以前,我心中的喜悦无以言表,我终于看到了希望,一抹可以让我欣慰一生的朝霞。

  毛毛现在的康复让我十分欣慰,现在的他已经基本上和正常的孩子没有什么区别了。毛毛能有今天的康复,其他自闭症儿童肯定也行。如果我当初放弃了,孩子的一生就毁了。我相信,只要有爱心,什么奇迹都会出现。也希望所有家长能坚持下来,千万不要放弃孩子。

  心愿:让孩子回到课堂上继续学习

  13岁的毛毛壮硕可爱,言谈举止非常得当。如果没有他母亲王瑞玲的介绍,没有谁会把他与自闭症儿童这个称呼结合起来。

  10年的不离不弃与坚守,10年的人生辛酸历程,很少有人能做得到。正是因为心中的那份执著与期盼,让毛毛从自闭症儿童变成了正常的孩子。这是一个奇迹,也是爱的收获!和王瑞玲聊到今后时,她对未来充满了憧憬。

  “我有教师资格证。2014年9月1日前,在一所学校当代课老师。毛毛也在学校上到四年级。谈到当前时,她表示最大的心愿就是能够找一所学校当代课老师,让孩子回归课堂。王瑞玲告诉市场星报、安徽财经网记者:“孩子从学校回家后,我一直在给孩子上课,课程没有落下。马上就要开学了,希望能够有学校接受我们母子,给孩子一个正常的环境和学习氛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