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疫苗后患自闭症?美国幼女获赔2千万美元!

时间:2016-03-25 10:01 来源:网络 作者:听雨 点击:

  2010年至今,上亿元不符合储存运输条件的疫苗从山东流入至少18个省市。3月18日,新闻甫一曝光,疫苗安全再次引发举国关注。

  尽管世卫组织随即强调,“不正确储存或过期的疫苗几乎不会引起毒性反应,因此在本事件中,疫苗安全风险非常低。”但事涉每个家庭都关心的儿童,恐慌仍在社交媒体上持续发酵。5天过去,舆论已经从对疫苗安全问题的担忧,逐步演变为“该不该为孩子强制接种疫苗”的争议。

  值得注意的是,此种恐慌与争议,并非中国独有。在美国,围绕强制接种疫苗,人们争议的焦点之一,是它究竟会不会引发儿童的自闭症。不但医学界持续争论,疫苗问题也是美国总统大选的议题之一。

  半年前,2015年9月,美国共和党“大嘴”总统候选人唐纳德•特朗普在党内辩论中公开变表达自己的主张,他认为儿童强制接种疫苗与自闭症有关,呼吁“救救孩子和他们的未来”、减少疫苗接种,再次引爆美国社会热议。

  美国的疫苗故事,要从一个美国幼儿被过量接种疫苗后产生自闭症,并艰难获得政府高达2000万美元赔偿讲起。

  汉娜•波林(Hannah Poling)是个平凡的美国女孩,1999年出生于佐治亚州小城雅典。她一头红发,像其他儿童一样在襁褓中咿咿呀呀,在父母的怀抱里小手动个不停。

  2000年7月,在她19个月时,汉娜到了接种疫苗的年纪。由于汉娜耳部突然感染,她的疫苗接种时间表不得不推后。在父母带她去的一次例行儿科医生看病过程中,汉娜被一次性注射了5针疫苗,以抵抗麻疹、腮腺炎、风疹、小儿麻痹症、水痘、白喉、百日咳、破伤风、流感嗜血杆菌等9种疾病。

  2天后,汉娜突然高烧,大哭,父母怎么安抚都无济于事。汉娜不愿意走路,拒绝进食,人们和她说话时没有反应,语言能力衰退。此前,19个月的汉娜像其他儿童一样刚刚学会说20个左右的单词。

  随后7个月,汉娜的病情直转之下,她被诊断罹患由粒线体异常而触发的脑病。2001年,她被确诊为自闭症。汉娜一家陷入沉痛的悲剧中,她的父母首先意识到:汉娜的自闭症会不会与注射的疫苗有关?

  在关于疫苗是否导致幼儿自闭症这个问题上,医学界仍旧没有可靠的结论,美国社会争论不休。人们对疫苗安全性的质疑集中在疫苗防腐剂水杨乙汞,一种强劲的神经毒素。美国在1991年至2001年间在婴儿的常规接种疫苗中使用了水杨乙汞,而汉娜就是被接种儿童中的普通一员。

  挑战政府?父母艰难的索赔之路

  而不幸中的万幸,汉娜的父母都从事医学相关的工作。爸爸乔恩是神经专科医生,妈妈特里则是一名注册护士,还是一名辩护律师。2002年,汉娜的父母向联邦疫苗法庭递交自闭症索赔诉讼,要求通过“国家疫苗损害补偿计划(NVICP)”赔偿。

  像汉娜父母这样孩子产生自闭症、希望通过NVICP获得赔偿的家庭不在少数,当时至少有5000个家庭提起类似的诉讼。

  但他们的法律维权之路并不好走。因为自闭症和疫苗间的因果关系很难证明,还没有一个家庭因此获得赔偿。

  上世纪80年代,由于美国接种百白破疫苗(DTP)后产生不良反应的人数增多,伴之以向疫苗生产企业索赔的诉讼增加,一些疫苗生产企业不堪巨额索赔,纷纷退出市场,疫苗一时出现短缺,价格飙升。而铺天盖地的新闻报道也使人们对疫苗的安全性产生质疑,儿童免疫工作陷入困境,许多美国家庭不愿意接种百白破疫苗,导致百白破发病率提升。

  为了解决危机,美国国会于1986年出台《国家儿童疫苗损害法案》,根据该法案,1998年起实施“国家疫苗损害补偿计划”,并设立疫苗损害补偿信托基金,资金来源于每售出一剂特定疫苗所缴纳的0.75美元的税金。

  与此同时,所有关于疫苗伤害的诉讼只能向一个专门成立的联邦法庭提起,这一法庭被俗称为“疫苗法庭”,州或联邦民事法庭原则上不再受理起诉疫苗生产商的案件。该法庭不遵循一般法庭的诉讼原则,没有陪审团,不按照判例原则受理,即每个案件都独立重新处理,不受以往案例的指导。此外,NVICP还将最高赔偿金额封顶在25万美元,即使死亡也只能拿这么多赔偿金。索赔方还需自己举证收集证据。

  这一“霸道”的处理方式触发美国社会一些反对的声音,他们认为美国政府和疫苗生产商站在了一起。

  女孩获得高达2千万美元赔偿

  汉娜的妈妈特里说,汉娜的自闭症病情有两种说法:一是,汉娜拥有潜在的粒线体异常,注射的疫苗加重了病情;二是,接种疫苗直接导致了汉娜粒线体异常。“政府选择相信第一种说法,尽管我们并不知道她有这种潜在的病情。”特里告诉《纽约时报》。

  2008年3月,在汉娜的父母提起索赔后6年,政府终于有史以来第一次做出让步,疫苗法庭判决汉娜由于疫苗伤害导致自闭症,一次性赔偿汉娜一家150万美元,并在随后每年获得50万美元的照料费,这意味着汉娜一生中会获得累计约2000万美元的赔偿。

  而此时9岁的汉娜已从急性病中康复,但她不会讲话,眼神飘忽,不合群,经常做一些重复性的举动。这些都是典型的自闭症症状。汉娜在一所公立小学中读三年级,在一间特殊教育教室内由一位老师一对一辅导。

  汉娜的案子激起美国社会的巨大反响,更多家中有自闭症儿童的父母站了出来。《时代》杂志总结称,汉娜的案子让为自闭症与疫苗无关的辩护“产生裂痕和一个问号”。而这一案件也让公共卫生官员们深感担忧,他们反复强调疫苗是安全的、大有裨益的。

  时任美国疾病控制中心主任的朱莉•格贝尔丁(Julie Gerberding)针对汉娜案发表声明,称美国政府无意通过此案证明疫苗导致自闭症,因为目前的科学并不能有效证明这一点。朱莉后来成为美国知名生产疫苗的默克公司的总裁。

  需要指出的是,汉娜的案件有其特殊性,她可能有潜在的粒线体异常,且她在同一天内被注射5支疫苗,这都可能是触发她自闭症的元素。但通过汉娜的事例,人们至少应该明白儿科医生应避免给幼儿一次性接种过多疫苗,即便疫苗中已不含水杨乙汞。幼儿免疫系统并不健全,过量疫苗会产生不良影响。

  “我女儿的案例激起了更多问题,而不是做出答案,”汉娜的爸爸乔恩说,“疫苗是医药史上最重大的进步之一,但人们应该意识到每种药都有它的风险,也许确实有那么一小部分人更易受伤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