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期“家机构”自闭症实操培训圆满成功

时间:2016-04-19 14:40 来源:中国孤独症网 作者:听雨 点击:

  十天“家机构”培训的第八天,我(汉普爸爸:郭忠胜)继续为大家做总结。

  第八天,学员到我家里搞家务。想提供一个丰富的做家务的环境,我过了几天乱的生活。地上乱、餐桌乱、水槽里还有一堆锅碗待洗、床铺乱。

  学员到家后,先是到处拍照记录乱。然后是思考如何收拾这个乱局。收拾一个乱局,是很费脑力的,也是挑战心里障碍的。我以前对做家务有心里障碍,感觉扫地这一个活都很难,一是不想做,二是觉得费劲。我在努力克服自己对做家务的心里障碍,到现在是喜欢一个有序的家里环境。

  餐桌上乱七八糟,有吃完饭的空碗,有剩饭的碗,锅里也有剩饭,桌上掉了一些食物残渣,地上也有残渣。面对这个乱局,如何收拾呢?把这个乱局提供给孩子,他会做吗?他愿意做吗?他能主动做吗?

  家长们是什么样的思维呢?锅里的饭并碗里,把锅拿去洗,把剩饭放冰箱里,空碗去放水槽里,抹布擦桌子,垃圾用手就着去扔垃圾桶,地上先用扫把,再用拖布拖,有的地方需要硬刷子刷,最后需要干拖布擦干净。收拾地时,要把餐桌挪开,收拾干净后,再把餐桌放回原地。

  在水槽洗碗时,是从无序到有序的过程,这是一个归纳过程。我们人就是需要把归纳能力做出来,所以只有多干活多吃苦,从干活到偷懒的过程,从吃苦到享受的过程,就是归纳过程。


孩子擦碗

  什么是结构化?结构化是一个化的过程,是从无序到有序的归纳过程。语言和思维都出自归纳,归纳是通过干活表达出来的。干活还有一个好处是能让人突破心里障碍。有的家长很多年就是没带着孩子做家务,这已经形成了心里障碍。即使我说做家务很重要,但是有的家长依然有畏难情绪。因此,人只有通过不断地干活,只有通过哪痛打哪,才能不断地突破心里障碍。干活是人的权利,也是人的享受。劳动是一种享受,这对于自闭症孩子来说也是一样的。

  我觉得有一种对结构化的理解是僵化的。这种做法是先把结构布置好,然后把孩子放进来,然后通过辅助让孩子的行为,甚至谈不到思维,去适合这个结构。这是拿一个我们设置的结构套孩子身上,让他的行为符合这个结构,这种做法如果变成重点或唯一,这样的做法会架空孩子的心,让孩子变空了。这是演绎做法。

  我看重归纳,不排斥演绎,但是在孩子成长的初期,应该以归纳为重。有了归纳基础,才有好的演绎能力。因此从小开始要放开孩子,这是为了练习孩子的独立主动归纳的表达能力,有归纳能力基础的孩子才能有听指令的基础。用一个结构套孩子行为塑造孩子行为,这是演绎。从孩子内心发展出来形成一种行为结构,这是归纳。一般情况下,人们所说的结构化是指演绎式结构,并不是归纳式结构。为什么一直以来这样的演绎式结构占主导地位呢?这是因为从孩子小时候起,教育者偏重于控制孩子,孩子在控制与反控制的夹缝中长大。当家长拉不住孩子时,此时孩子也大了,更不敢放开了,家长大多想到的依然是如何控制孩子。归纳是尊重孩子,演绎是控制孩子,这两个是相反的方向。放不开或不敢放开孩子的家长,更倾向于想办法控制孩子。

  孩子的结构目标往往与我们的结构目标是有不同的,我们需要的是孩子心里的结构心情地表达出来,我们只需要归纳促进这样的表达。


孩子打扫卫生

  同样是布置一个家,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结构目标。同样是收拾一个乱局,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次序和不同的结构目标。奔奔收拾一个餐桌时,桌子上有几个削皮后的苹果,我想把这些扔掉算了,可是他保留了。这就是不同的结构目标。后来,保留下来的苹果确实还用上了,在下一节课玩切水果玩具时,这几个不太好的苹果正好可以作为材料。因此,我规定苹果要去扔掉,然后给孩子指令让他去扔掉,我这样的做法就有失公允。

  结构化是一个归纳思维的外在行为过程,是从无序到有序的一个过程,外练身体内练思维。结构化其实就是一个回合,是一个负强化和正强化同时存在的回合。乱局是负性刺激,整洁干净是正性刺激,在正负刺激之下,结构化的行为过程就诞生了。结构化是普遍存在的。

  见过从小到大没做过饭的大孩子,虽然他很轻的自闭症状,但是我能看出他是空心的,就象一个空心萝卜。他现在上学上不下去了,处于无事可做、也不想做事的状态。整个人处于一个漂浮无根的状态。

  我觉得自闭症孩子要做实事,不要做虚做空。有的家长给孩子很多拼板玩具,孩子也能拼很多块,但是这样的做法不如早早提供给孩子一个压面机,让孩子拆装机器和使用机器,这也是拼图啊。拼图是什么?无非是从无序到一个在序的行为过程。拆装压面机就是破坏结构和建立结构。从有序到无序叫做拆,从无序到有序叫做装。

  我在网上买了一个旋转桶拖布,奔奔打开包装,把这个东西装起来了。他很愿意动脑子干这个活。他去接水时,他把配备给旋转桶的排水管接到水龙头上,往旋转桶里放水。但是旋转桶排水管地方漏水,他想堵上,他用指头试了试。此时,我指给他排水管上面的塞子,他取下了接在水龙头上的排水管,然后安装到旋转桶排水的地方,并且用塞子塞住了排水管,而且把排水管挂起来到旋转桶的某一个就是为挂排水管的勾子上。我是做辅助或图辅助,不是说辅助。我的辅助什么时候出现呢?在他动了脑子后克服不了障碍时,想放弃或发脾气之前的一秒辅助他一下跨过这个坎。辅助有两个原则,一是要在孩子动脑子之后,二是要在孩子放弃或发脾气之前。

  奔奔妈妈进步很大,她在孩子做这件事情的过程中,她虽然在一个点着急了一下,但是她想到了不要太早告诉孩子排水管的功能,让孩子接在水龙头上,这样我们看到了排水管的另一个功能。然后孩子遇到了旋转桶漏水这个障碍,他用排水管解决了这个障碍,他明白了排水管本来的功能。要让孩子自己尝试找路子,他找错了,他会回头,直到找到正确的路子,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学会等待和适时适度辅助。其实,经过孩子的独立主动探索和别人的辅助,孩子最终都会做这个事情的。孩子思维的进步过程如何记录?这才是关键和主要方面。

  洗碗过程中,水槽堵住了,是如何疏通的呢?堵和疏这样的动词只有在做中才能体会到。学习一个东西在于心、做、图和说四个通道,关键在于做。


孩子动手和面

  当天晚上,我收拾厨房和房间居然从7点一直到11:30,头上都微微出汗了。有序的环境让人心情舒畅。

  第9天是家长带孩子实操考试。

  说是考试,其实还是观察家长与孩子之间的沟通和一起走向目标的能力。

  小雨开门出校园上车上喝饲料,这个过程就是一个主动独立的沟通过程。妈妈是如何做的呢?在孩子遇到障碍时,是如何辅助孩子的呢?一般应该在图和做这两个通道辅助孩子。从崔大爷手里拿来钥匙,试了一个正反试试都打不开,然后再换另一个钥匙反着插不进去,然后正是插进去了。把钥匙插进去锁里,往哪边拧?打开锁后,如何拔开插销?然后拉门却拉不动,此时孩子认为是拉不动的问题呢?还是并没有打开门的问题呢?她会求助别人吗?当她求助别人时,她一是知道门是已经打开了,只是我力量不够拉不开而已。妈妈到水房接温开水送给孩子,这就是不想让孩子喝饮料的意思。做事情就是沟通,事情里面是行为链。行为链就是沟通,无论行为链是一个人独立走,还是两人接龙。与人沟通不如与事沟通,与事沟通是与人沟通的基础。有的孩子善于与人沟通,但是不善于与事沟通,他与人沟通的话语也是缺少意识的。这样的孩子并不少,这是因为我们做空孩子了。

  小雨在荡秋千。来了七天了,除了荡秋千,她反对其它事情。她反抗学习,妈妈担心孩子的这种状态。其实,这正是孩子心里很清楚的反应。她能把荡秋千这一个事情做好做深,就很棒的。不是给孩子很多事情,都是浅浅的做。而是给孩子一个事情,她能深入地做透。小雨荡秋千这个事情,家长有两种对待方法,一是让你荡,二是不让你荡。让你荡再分为三种方法,一是你随便玩我干我的事情;二是我在一边拍照记录;三是我在做通道里进入你的世界。不让你荡有三种处理方式,一是拉你去教室学习;二是你自己去教室学习,我给你好处;三是你荡我也荡,这是平行阶段,后来是我去做其它事情你也去做其它事情。


孩子动手做面条

  小可妈妈怎么带孩子实操呢?她说让孩子开门出去。可是孩子没有意愿,怎么办呢?妈妈想到与孩子骑车出去外面骑,让孩子去开门。门是锁着的、找到看门大爷、拿到钥匙、试试打开门、拉开门栓、拉开门出去,这样一个过程是一环扣一环。孩子都可以做做这个事情,做不到这个事情是因为没有给孩子机会或时间还不到。做到这个事情并不是重点,重点是怎么做到的?这个过程有照片吗?思维的照片表达是重点。小可妈妈说“干家务就是训练语言”。陈岚老师说一个醒悟的家长胜过100个治疗师。大家进步都很大,尤其是小可妈妈的翻转让我深刻领悟陈岚老师的话。

  自从第一次压面条后,小垚进厨房好几次了,他想压面。实操那天妈妈问小垚想干什么?压面条!孩子有这样的意愿,那他就去做吧。从面袋里挖面到盆里,他是把面从半空倾倒到面盆里,砸起了灰尘。他挖了三碗,都是这样做法。等有一天他知道轻轻地低一点倒面粉,不让粉尘溅起来时,他的意识就增加一分。通过行为的进步而看出是意识的增加,我们要给孩子行为进步的空间和时间,而不是着急上去搞乱他。行为的进步,是因为意识和功能的进步。意识和功能的进步,才是主要方面,却是难以看得见的。

  小垚摸索出摇把的功能是拉起杵杆的,原来他是直接拽起来,我也是直接拽起来,我也没有发现摇把是干这个事情的。我让妈妈和硬面,这样压出来的面条可以和上次软面条有个比较,将来孩子和面时,他才能有意识去考虑面的软硬度。

  阳阳玩水,喝一口水可以从不同的角度喷出来射到移动的碗里。也喜欢扣东西。在以前妈妈会阻止这些事情。那一天,孩子进了厨房。妈妈说“与其我死了他怎么办?不如我现在装死看他怎么办,这样还能活过来帮助他一下。”出乎意料的是孩子做了一个令妈妈感动的事情。有一天,孩子在扣置物架上的保护膜,妈妈不再阻止这样的事情。妈妈发现孩子把烂开的那一个口沿着转圈都撕掉了,留下的是整整齐齐的部分,其实孩子不是在撕,而是在修剪。孩子心中也是装着完美。

  凯文、小果这样几岁小孩子们,除了正常的生活外,需要的是丰富的玩具。凯文爸爸在工作间隙也来了,听了最后一天下午的课。在奶奶的带动和感动下,凯文爷爷也开始用手机照片记录孩子的行为链了。小果爸爸也加了我的微信。


体验开锁的过程

  第10天上午是笔试、讨论。

  张主任推掉其它重要事情来到现场,回答了家长的很多问题。其中对亲历亲为接纳孩子的阐释让我久久难以忘怀,直扣人之心灵。还给大家回答了自然训练法的一些内容。机构负责人能每天在一线与孩子在一起,亲历亲为带孩子,这是令人动容的。我们该往哪里走?它不是在花前,也不是在月下,更不是在觥筹交错中,它就在带孩子的点点滴滴用心和亲历亲为中。

  下午是讨论培训结束后孩子的安置问题。奔也来了,妈妈让他去教室,他不去。他向妈妈诉说,他委屈地哭红了眼睛。我看出了他眼睛中的委屈与迷茫,我心里极度难受。奔是一个能力不错的孩子,他能把心中的委屈去诉说。更多的说不出来的孩子是把所有的委屈都吞下了肚子,这只能越来越不正常啊!汉普开心的笑越来越多,开心的笑就是救命稻草,可以给我争取时间。

  十天培训结束了,给家长建立了方向和方法,但是也打破了家长以前所遵循的旧秩序。打破了一个旧秩序,那么就需要一个新秩序。今天是周五,培训结束了!下周一,我孩子去哪里?!这个问题迫切地摆在了面前。张主任提出了家长自建自帮,学校提供一切环境资源的办法。我们是平等的,一起面对我们面临的问题,一起去建立一个新的秩序。

  老师有,教室有,厨房有,庄园有,房子有,运动环境有,娱乐环境有,可以说需要的环境都有了。那么家长自己组织起开班吧。课程设置也有专业人员帮助。

  我觉得正常里面正常化,家长孩子都要有一个正常环境,然后再进行正常化过程。

  四个方面要做到:

  一、家机构。回到家是家机构环境。

  二、离开家去学校或上班。半学校半上班,最终过度到上班。上学是为了工作,上学是工作的前期。

  三、运动。一个专业运动技能是非常必要的,但是不能做歪。

  四、娱乐。一个娱乐技能是必要的。

  我觉得这四个方面就是在家过日子,出门去赚钱,通过运动建立周正的身体,通过下棋过程建立周正的思维和人生观。

  建立一个正常模式正常地走,是我们的需要。接下来要设置课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