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普爸爸:家长如何成为自闭症干预高手(一)

时间:2016-04-09 14:34 来源:中国孤独症网 作者:听雨 点击:

  为期十天的“家机构”培训过程已经走过两天,我(汉普爸爸:郭忠胜)来做一个简单小结。

  培训班的目的是什么呢?用事实摆出一个让自闭症孩子成为演讲家的道路。

  第一天上午简单开班仪式,用20分钟讲解了理论。培训主题是如何让自闭症孩子成为演讲家,具体办法是:干活+拍照+演讲。

  我们是用正常的手段让孩子正常地学会那些正常的内容。办法是在自然环境中如何自然而然地让孩子能做会说。这就是自然训练法

  在正常环境或正常方式中,如何让孩子学会知识?

  比如,为了让孩子认识一个苹果,拿一张卡片让孩子仿说重复机械训练,那么这就是一种人与人之间的不正常方式。

  如何以正常方式学会这个苹果呢?具体办法是心做图说。通过做和图两个通道的链和选择,让孩子自然而然能心说一致说出苹果。

  干活+拍照+演讲=演讲家,这条路具有操作性。一个目标再远大,当有实际办法后,这个目标也就不远了。一个目标再近,如果没有实际办法,这个目标依然是那么遥远。

  自闭症孩子缺少心说一致的能力,那么他们的目标就是成为演讲家。我将来想组织一个演讲队。

  这两天走了孩子成为演讲家的流程。今天下午汉普登堂做了演讲,这是第一次,引来赞叹啧啧。我从心里也感到震撼,虽然我知道孩子已经有这个能力,但是当他那么轻描淡写地说出来后,我还是感到很开心。我知道赵奔也有这个能力,但是他那时不愿意登上讲台。如果他妈妈能把照片在他家电视机上放,孩子看着也会说很多出来,这就是演讲家。

  开班仪式后,然后是大家一起干活。干什么活呢?包饺子+拍照。干活是成为演讲家的第一条件,拍照是第二条件。

  下午在教室里看上午的包饺子照片,分析包饺子里的各种知识。都有哪些知识呢?要从心做图说四个通道看。

  从心来看,有的孩子喜欢参与到包饺子中。有的孩子主动包了三个饺子,有模有样的三个,非常好看的形状。有的孩子和妈妈一起拆洗和安装绞肉机,一起互相帮助绞肉。塑料桌子不好固定绞肉机,妈妈按着,孩子在绞肉,但是肉无法自动进去机器里,老师拿一个东西按着肉,这样一盘肉丝才出来。这就是三个人分工合作过程,这就是在做层次的配合或沟通。做层次的沟通是第一重要的。与其说自闭症孩子缺少话,倒不如说他缺少在做层次的沟通。先沟通再说话。

  只是在说层次进行沟通,缺少做层次沟通的孩子,他的意识和眼神的涣散可以说明一起配合做事这个康复手段的重要性。

  大部分孩子不想参与或无法深度参与其中,可以说如果孩子会象一般人那样包一顿饺子,他的意识就会变成正常状态。

  包饺子过程就是一个功能链过程和东西的选择过程。材料有萝卜、白菜、芹菜。调料有姜、葱、蒜、味精、盐、酱油、醋等等。肉用的是大肉。绞肉机是能把肉绞碎,绞碎是为了做饺子馅。案板可以用来切菜,也可以用来擀面,还可以用来放饺子。案板上要洒点白面再放饺子,这样做是为了防止粘。做饺子皮有几种做法,有的人可以一次擀一个,有的人可以一次做十几个饺子皮。面团变成粗条,然后再掐成一块一块,然后再一个一个压成瘪瘪的,然后再用擀面杖擀薄。大家包的饺子各种形状。包饺子时,面皮和陷的比例要适中,如果陷太多,则包不住。如果陷太少,则不饱满也不太好吃。大家一起包饺子的过程,就是配合过程,也是沟通过程,而且是最好的沟通,是具有功能的沟通,不是空口说空话。孩子的注意力盯着功能链,如果长期孩子的注意功能链上,他就是一个正常的意识和生活状态。

  包饺子过程中有链,还有选择。选择是语言的核心,做好选择,语言就没问题了。选择有多选一、二选一、一选不选、假设确定等四个精确定位过程的层次。语言好的孩子,是因为他思维好,思维好的孩子在于他的选择意识做得扎实深厚。

  用哪个案板放饺子?哪个案板用来擀皮?这是选择,也是分配。合和分这样的事情要多做,这是贯通思维的必然办法。饺子出来大家怎么分?饺子陷里都放了些什么?这是分化或包含关系。

  虽然我们是包饺子,但是我们做的是思维,而思维是语言的表达之源。

  我培训一群妈妈们,还有奶奶如何包饺子,难道她们不会包饺子吗?非也!这是因为我能看出里面的逻辑,并且我用照片把这个逻辑照出来了。给大家看看照片,要求大家也拍照片,这样便于让大家明白什么才是语言的理解力。

  当我用事实摆出道理之后,有的家长陷入深深的沉思!因为这么多年来,她就没有带着孩子做家务,现在才明白做家务就是说话,难免落泪。

  孩子的语言好不好,干活是基础。干活就是通过做通道学习语言。做是最好的学习途径。其次是图作为学习途径是非常重要的,没有图就没有语言的理解。做和图是语言的理解,说只是发音。

  我特别看重孩子的做家务能力,因为这就是语言的基础。汉普可以完整炒麻辣豆腐,做的菜已经象模象样了,色香味都有的了。想当初他是干瘪一切,锅底糊一层,做出来自己也不吃。做饭就是游戏,厨房就是游戏屋。别人买橡皮泥,我买白面。汉普也会使用自动压面机,也会开关煤气灶。我说他去洗澡,他自己就去了,我什么也不需要管,他洗完自己找衣服穿。所以我觉得家里越乱越好,因为找个东西都得费脑子。把家里搞得整齐化一的,其实是想偷懒。结构化是怎么来的?应该是从乱七八糟到整齐化一的一个归纳过程。并不是直接一个结构套孩子身上,如果一个结构直接套孩子身上,孩子便失去了动态发展,孩子变成了一个僵化固定。

  人与人之间沟通有四个管道:心做图说。如果一个家长长期善于用说与孩子沟通,那么她就养成了不动脑子的习惯,脑子就会锈死,孩子就被拖着无法进步。

  康复就在于干活二字,干什么活呢?做饭、洗碗、收拾餐桌、叠被子、装东西、分东西等。干活中的重要意义在于用体验来学习,按照心做图说来讲,就是在做这个通道里学习。比如:一个碗上粘有饭,家长洗这个碗和孩子洗这个碗的行为就有很大不同,一个是因为需要和功能而出来的行为显得那么有力和准确。一个是在被动洗碗里没有力度和精确度。洗一个碗,都可以区分正常和特殊。如何洗一个碗能从特殊走向正常,那么孩子的一个行为就回归正常,重要的是这个进步过程对孩子的意识和思维的促进作用是非常大的。

  汉普能收拾了饭后的餐桌,他把空盘子空碗拿去放少水槽里准备洗,他把有剩饭的碗和锅拿走放案板上,他用抹布擦掉桌上的饭粒,桌子旁边就着一个簸箕。他用扫把扫地,把垃圾放垃圾桶,他用拖布把地擦干净。做这一个事情,他的意识到了,他在这个事情上就是正常的。一个正常的事情会让孩子的意识正常化增加一点。

  家长不愿意不知道带着孩子做家务的重要意义,是因为不懂做家务就是训练说话。做家务就是训练说话,我摆出了这样的道理。

  今天上午,我们集体出去郊游,一次快乐的交流让家长和孩子都放松。郊游里面也是逻辑。我让每个家长带一点吃或喝的,我们到了目的放一起,一起分享,这样就是在训练合和分,也就是在训练泛化和分化。孩子自己手里拿着的东西,都是有图可查源头的。

  开心和进步,是两条腿,少一个都不行。什么是开心?郊游就很开心。如何在这里面做出思维和语言呢?这就是进步。如果没有进步,开心就变成傻开心,最后变成不开心。如果没有开心,所谓的进步会带来二次伤害,会让孩子出现精神障碍。开心与进步是统一的,不是矛盾的。但是有些家长会潜意识里觉得这是一对矛盾。我让他学习,他就不开心。我不让他学习,他就开心。如何让他开心和进步呢?这是很多家长的矛盾所在。

  10对家庭10对亲子,轮流拍照,就是解读家长和孩子的概念。所有人的包放在一起,让孩子去拿,居然没有一个孩子拿错!孩子难道不知道所属关系吗?

  在心和做二个层次,自闭症孩子是正常的。

  在说这个层次,自闭症孩子是欠缺的。

  如何让说也正常呢?这需要有中间图这个层次。图是重中之重。

  因此,家长在干活或活动,我只是在拍照,因为拍照也简单也不简单。能把一个简单的事情重复十年的人,就不是一个简单的人。

  下午在教室我们做了摆拍。摆拍行为链的链接,摆拍选择,摆拍对话层次递进过程,摆拍注意力的控制与转移。

  最后一节课,我让赵奔登台演讲,他不去。我让汉普登台演讲,汉普很喜欢看那些他做饭的照片,他主动说了很多,也回答了很多我的问题。这就是成为演讲家的节奏。

  我用两天时间走了一个流程:从干活到演讲。

  明天继续干活拍照演讲。一个简单的事情重复做十天,让家长切实掌握这个简单的办法。打破心中的两个魔咒,一个是改孩子,一个是怕麻烦。用事实证据来说话,摆出一条正途,打掉这两个魔咒才能走上正途。

  后天培训班要出去野炊,野炊中有哪些逻辑和语言呢?且看我的照片解说。

  周日安排家长自己和孩子过日子,我收集照片并做出课本,教家长一个从日子到书桌的过程。

  千言万语就是一个选择。加减乘除就是一个目测。

  语文就是一个选择,数学就是一个目测。

  选择和目测在于图。

  培训的最大感悟是对于毫无基础的家长,也能有清晰的体会和做法。因此,最简单的办法就是最宽阔的门槛。我们把复杂变成了简单实际的办法,这适合于更多的家长和老师,也适合于我,也是我的最需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