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电视连续剧《难言之隐》大胆描写自闭症

时间:2016-07-18 17:11 来源:网络 作者:DEBRA KAMIN 点击:

http://static.yeeyan.org/upload/image/2016/07/16/14686670918.jpg
 
    “难言之隐”是BBC于2016年3月22日首播的一个六集电视连续剧。在第一集的一开始,五岁的乔·休斯(Joe Hughes)在他的生日派对上闹起了情绪。当他的父母让他去吹灭蛋糕上的蜡烛时,在众目睽睽之下,乔手足无措,索性趴在地毯上不肯动,也不理睬周围的人。
    这个场景立刻引起了很多人的共鸣,22岁的玛雅·哈藤斯通(Maya Hattenstone)就是其中的一个,她在很小的时候就被诊断为自闭症。卫报在上周刊登了一篇对该剧前两集的预评文章,她是作者之一。
    哈藤斯通女士在一个电话采访中说:“最近有很多以自闭症人为题材的电视节目,但我感觉多数都不是特别准确到位。所以,能看到这样让我感同身受的描写,真是太好了。”
    “难言之隐”是根据以色列的一部电视连续剧改编而成的作品。它的播出并不是自闭症类剧作第一次被搬上电视的黄金时段。一直在播的电视连续剧“大爆炸理论”和“识骨寻踪(Bones)”中,都有多少带点自闭症特质的主角。J. J. 艾布拉姆斯(J. J. Abrams )的电视连续剧“危机边缘(Fringe)”,英国的“皮囊(Skins)”和NBC的“为人父母(Parenthood)”,也都有自闭症谱系内的人物,而且不回避自闭症问题。
    在英国,真人秀系列节目如“年轻、自闭、想演戏(Young, Autistic and Stagestruck)”和“自闭症园艺工(The Autistic Gardener)”,更进一步地将自闭症问题推到公众面前,以引起广泛讨论。
    但是,预定于今年夏天在美国的Sundance TV播出的“难言之隐”,则将自闭症放在了故事的中心。
    在英国自闭症协会任职并担任“难言之隐”剧组顾问的汤姆·普尔瑟(Tom Purser)认为:“很多电视节目在表现自闭症以及它对家庭的影响时,视角过于狭窄。”他自己有一个14岁的儿子患有自闭症。“那是一种让人感到与世隔绝的体验。正因为如此,用电视剧把它正确地展现出来非常重要。”
    该剧拍摄于英格兰湖区的一个有着嶙峋山丘和淡水湖泊的偏远村落。它以现代的眼光描写了人类家庭中永恒的矛盾冲突。屏幕老将克里斯托弗·埃克莱斯顿(Christopher Eccleston,曾出演“神秘博士(Dr Who)”和“幸存者(The Leftovers)”)在剧中饰演一家之主莫里斯·斯科特,一个务实的鳏夫。他的儿子埃迪(格雷格·麦克休饰)正在努力补救自己的婚姻并试着学习管理家里的啤酒坊;他的女儿艾莉森(莫雯·克里斯蒂饰)和女婿保罗(李·英格尔比饰)则在试图让自己相信,他们行为古怪的宝贝儿子乔是一个天才。
    在第一集里,一个精神科医师给乔做了自闭症的诊断,而艾莉森和保罗对这个诊断感到很难接受。这集一播出,立刻在英国的社交媒体上引发了热议。在推特上,关键词#TheAWord排名第二,热度仅次于当天早上发生的比利时恐袭案的关键词#BrusselsAttacks。
    哈藤斯通女士和她做记者的父亲西蒙·哈藤斯通在两人合写的文章中说,尽管这部剧有少许瑕疵,它对鲜为人知的自闭症的描写是准确和未加掩饰的。很多专业影评员和普通电视观众也都纷纷表达了类似的看法,认为BBC这部剧对自闭症的诚实描写令人耳目一新。
    这样的反响正是首席作者彼得·鲍克(Peter Bowker)所希望的。他在转行做影视写作之前,曾有14年与残障儿童在一起的经验。
    这部剧改编自以色列的电视剧“黄辣椒(Yellow Peppers)”。该剧于2010年首次播出,结果在以色列激起了一轮全国范围的自闭症大讨论。以色列儿童自闭症协会此后收到了双倍数量的求助,协会将此归功于“黄辣椒”的播映。
    鲍克先生说,自己看了这部希伯来语的连续剧之后,就很想把它介绍给更多的观众。““黄辣椒”让我有了一个使命,”他说。
    凯伦·玛格丽特(Keren Margalit)是“黄辣椒”的创作者,也是BBC这个系列的执行制片人。对她来说,激励她做这件事的是个人原因 —— 她现年15岁的儿子迈克尔在4岁时被发现有自闭症。
    “让孩子变正常是一件十分令人抓狂的事情,”玛格丽特女士在特拉维夫的家中接受采访时说。 “自从我儿子被确诊后,我就开始只从人际沟通的角度来看待生活了。所以,将人类沟通中的各种问题通过这个疯魔、有趣而又怪异的家庭表现出来,就是顺理成章的了。”
    鲍克先生和玛格丽特女士在剧中将乔·休斯的行为与其他非自闭症家庭成员的行为做了微妙的对照,以此暗示一点,即真实可靠的人际关系常常是遥不可及的,即使对没有自闭症的人来说也是如此。 
    在一次采访中,哈藤斯通先生表示对此很有同感,但他说,有些东西再深入一些就更好了。关于休斯两口子对乔的自闭症诊断很不甘心的情节,他认为不太属实 —— 对许多家长来说,诊断让他们如释重负,因为多年来他们已经为此焦头烂额,精疲力尽。他还认为,乔总是戴着耳机、唱着摇滚歌曲的样子,更强化了人们关于所有自闭症孩子都有某种补偿性天赋的刻板印象。
    哈藤斯通先生还说,下一步应该做的,是将电视剧中自闭症人物的“异类”标签去掉。
    “过去,黑人或同性恋者在电视里就只是作为黑人和同性恋者存在。现在,自闭症人也是这种情况 —— 他们在剧中就只作为自闭症人而存在,“他说。“如果电视剧里的自闭症人和其他角色一样,是故事里众多的人物之一,那将会让人感到非常欣慰。”
 

  •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