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解研究自闭症,只为孩子寻找出路

时间:2016-08-17 12:04 来源:未知 作者:听雨 点击:
    他不想错过孩子的成长,他希望他老去的速度能赶上汉普成人的脚步!他用尽所有了解并研究自闭症,只为汉普和像他一样的孩子寻找出路......

我愿与你共同成长:
  公园里舞动的太极拳、马路上奔跑的自行车、天空中静止的陀螺,等等,它们都是同一个道的不同表达形式。现象不同,本质同一。这个道是什么?天地人合一。打太极拳是一个求道过程,水平不断攀高,道行也不断加深,也就是合一水平不断提高。天地人的对立走向统一,就是一切的大方向。从对立走向统一的过程,是一个不断分化的过程。
       汉普骑自行车越来越娴熟,能快能慢甚至能站,与其说他骑车水平高了,不如说他与自行车更合一了。他的行为不断地分化,他的感知也不断地分化,他能感知出细微的不同,从而做出细微的反应。原先他带不了人,现在他可以带着一个成人在路上骑。他能感知出自行车细微的非平衡变化,从而做出相应细微的平衡调整。我想人的神经发展是不是也是从一个点不断分化成一个树的过程呢?事物的生长过程就是一个分化过程。我对树的理解又加深了。
       汉普骑自行车的过程是一个树生长的过程,是一个求道的过程。汉普与自行车的现象就是道的表达。从对立、偏差走向合一、高度合一,这是一个在相同里面找不同的过程。两个特别不相同的事情,让你找不同,这没意思。两个特别相同的事情,让你找相同,这没意思。两个特别不相同的事情,让你找相同,这有意思。两个特别相同的事情让你找不同,这有意思。汉普把握自行车方向的行为这个范围里,用小粒度看,他的很多行为为都是千差万别的。
       不让孩子骑自行车,他怎么能感知出细微的不同呢?不让孩子端盘子,怎么能感知出平衡范围里的细微的不同呢?分化出属性,对属性值来区别属性的不同。这个树架构,是要孩子直接面对学习的对象。但是这个学习不是学习,依然是表达的问题。
       心做一致为第一,越做越分化为第二。此乃自然与分化也。汉普进入自己的点,然后对点进行分化,这个分化过程需要我帮助。
       他喜欢自行车,自行车是他的点。他进入这个点,这是排中律的实现。然后他对这个点进行分化,不断地进行分化,他的树越长越宽越长越深。他的感性知识越来越精细,他越可以感知细微差别,并做出选择或调整或综合或分化。
       我对孩子的帮助有两点。一是放开阻止孩子的心和手,让他自己进入自己的点,这是对的。要想改变他的行为,那也是在他进入点之后进行分化。二是在他分化的过程中,我要帮助他进行抽象和抽象层次的推理运算。把他分化的自发变成自觉。这需要理论。
       进入点,分化生长成树,这就是天地人走向合一的过程,即求道的过程。自发进入点和自发分化,汉普有这个基础了。下一步是自觉进入点和自觉分化。怎么能达到这一步目标呢?依然是把自发的做宽做深即可。自发就是表达。自觉是一种高级表达。自觉表达是因为做好自发表达而达到这个水平的。但凡康复就是这个方向。但凡事物发展也是这个方向。  一切皆是道的表达。一切过程皆求道。
表达即唯一,表达与对错无关。
       表达是点,进入这个点进行分化。孩子分化出来的往往是我们以前没有发现的,是与我们所想不同的,他在一致地表达他的心,并没有什么是对什么是错这回事。
       我写了一串符号:2+3。汉普在后面写==6。我写的这一串符号就是一个环境,环境刺激他的心,他心里就从无变成有了。然后他表达出这个有,于是他写下了“==6”。这就是心说一致的表达,并没有什么对与错。
       表达即唯一,表达与对错无关。表达的一致性才是要巩固、加强和发展的目标。他在一致性表达什么呢?我不知道。我不能因为自己不知道就阻止他的表达,也不能要求他按我所想的表达。干预或辅助就是搅屎棍,搅乱了孩子的一致性表达,搅乱了他有条理的思维。
       只要你在表达即可。我不会说你不对的。
       接着,汉普又画了三个小圆,二个小圆,一个小圆,排列就象一个倒置的三角形一样。他用一个大圆把它们圈了起来,然后连线到6。这时候我看到了他完整的一致性表达。
       只要让孩子表达,我就会看到让我惊喜的孩子。他看到“2+3”这串符号后,他想到了等差数列“3、2、1”,并且计算出了它们的和。我想他会有一天自己计算出1到100相加等于5050的。因为这也是一个等差数列,只不过是长一点。等差数列之和就等于首尾数字之和的平均值乘以数的个数。这是伟大的数学家高斯小时候想到的办法。汉普也朝这个方向来了,虽然他是一个自闭症孩子,但是在思维世界他是天马行空无拘无束的。历史上但凡名人都是天马行空的!梵高的画作是名著。亚历山大大帝一刀解开了几百年无人能解开的绳结。
       思维世界的天马行空,通过一致性表达出来,这是成为天才之路。对自闭症孩子来说也是一样的。汉普在他的思维世界里天马行空自由自在,他挥毫泼墨任意挥洒,一幅名画就显现在世界的面前。
       我写了一串符号“。  。。  。。。  。。。。”,他把第一个和第二个连线,在线中间写上3。他把第三个和第四个连线,在线中间写上7。然后他把3和7连线,在线中间写上2。
       我出示一个客观环境,他心中就产生一个相应的心环境,然后他用图形和数字表达出来了他的心。他的心是什么?他的表达我能读懂吗?他看到3是一个符号,7也是一个符号,它们和一个小圆圈并没有什么不同,因此他写下了2。意思是这是2个符号。
      我曾经给孩子一张1元,一张5元,他说是2元。他看到了2张。他现在也能说6元,他看到了抽象数字下面的具体含义。
      我在黑板上写下一个小圆和数字组成的符号串:“。  2   。。。  。。。。 5 ”。他把最后两个连起来,写5。然后又写上9。他看到了同个事物的两个属性。他的眼光比我宽。我的目标就是我写一串符号,看看你能想到什么。这就是无中生有,这就是发散性思维训练。在你想到的世界里,我们抓取出几个有社会意义的点,那么社会性的推理就来到了。站在孩子的心上起步。我得钻进他心里。
 
     他小时候用洗衣机洗台球、麻将、围棋子、塑料玩具等我们认为不可以洗的东西。他比我们的思维泛化,我们比他的思维僵化。我们用僵化的思维去刻板他泛化的思维,他不愿意,结果被我们一顿行为矫‘正’!这样长大的孩子子,只有疯掉。
     我伸出四根手指,汉普也伸出四根手指,有时他说4,有时他说8。他的树已经有两个叉了,待到他说2时,他的树就是三个叉了。然后通过图形表达出他的树。图形是表达的工具,不是灌输给孩子的对象。对于汉普的自发点和自发的分化,我只要帮助他做好图形表达即可,那么他的自发就变成理论高度了。汉普把酸奶抹墙上,他在表达。他把酸奶倒地上,他在表达。我说把地擦了,他用地上他脱掉的裤头擦掉地上的酸奶,还留下几许重重的酸奶痕迹,他也在表达。只要表达就足够了,对表达的促进方式依然是表达。我拍了照片,这就够了。表达如水,规则如渠,水到渠自成。这样的渠是事后的,是发展出来的,是带着活的灵魂的。 汉普的笑是他的表达。他的笑也分化出一些点了。若没有一致性的表达,怎能有笑的分化。
       今天在康达本部集会报告“自然之家”阶段性成果。一位14岁辍学的初中生来这里做了小老师已经有一个月了吧。她的一番话,让我感悟颇深。她从小到大,就没有被她爸夸过,因为人们夸的都是学业,他学业是末端几名。学校学业压力太大,活在见不了笑容环境中的她,使她不开心,于是他不再进入学校了。
       这次她回家,她第一次给家人做了饭,第一次把家里里里外外都收拾干净。她爸爸逢人就夸自己的女儿,因为她女儿做到了别人做不到的事情。曾经愁眉苦脸如今笑逐颜开,曾经难以启齿如今逢人就说。我相信,将来,他班里最有出息的那些孩子中,她肯定是其中之一。
       姚是15岁高功能自闭症孩子,相比11岁汉普来说,姚是念到初一的,他小学语文和数学经常都是100分的。他实在念不下去了而停止了在普通学校的历程。但现在相比,虽然我们不应该作比生命,但是还是让我俗世地说一下。姚在后继发展方面,与汉普是已经有距离的,我们正在想方设法弥补,但不容易。在适应环境和跟着思路走这方面,汉普已经上道了,而姚还在行为上发着脾气,脑子里不走思路。给一个东西,看看孩子能看出它的几个侧面。给一个点,看看孩子能分化出几个点。把看到的以图形形式表达出来。康复教育,仅此仅此。
       这个世界是一个空间。空间有具体有抽象。空间是人的基本属性之一。这个世界就是一个空间嵌套树。把这个树以盒子形式表达出来,具有操作性。理论中所讲的范畴就是空间的一种。有的空间是公共空间,不加锁,任何人都可以进入。有的空间是上锁的,这个锁可以几个人都能打开,也可以只能一个人打开。群就是一个加锁的空间,里面的人能进来,外面的人进不来。我的个人微信就是一个只有我有锁的空间,别人进不来。我的家门,我的家人可以打开。我家中有一个箱子,只能我打开,家人打不开。我只对几个或一个人说知心话,我的心空间是加了锁的,有的人能进来,有的人进不来。如果我对一个人表达我的心越深入,那么他就是走进了我的心房。
       汉普对钱得操作三大定律了。进入钱,分化出不同,选择,然后是利润问题。汉普想坐出租不想坐公交,想吃了鸡腿再吃鸡腿,这些都是钱的三大定律的规律问题。我得把钱的三大定律给他,提供出这个环境,由他进行分化,我会看到更多的他的心里的思维,那是比我所想更丰富一万倍的世界。
       汉普在看电脑上的相片。我得把几年照片拿出来了。我想用带锁的盒子树来表达出这个世界的本质。本质在脑子里刻下了,这个缤纷的世界也就不再迷乱人眼了。表达是第一位的,越表达越抽象,这个过程要给力。抽象表达层次达到后,才有更多的惊喜扑面而来。环境----心----表达----分化!环境是第一位的,这是思维环境。
       老师给出一个环境:“。。    。。。    。    。。。。”,汉普拿起笔表达他的心。第一和第二连起来,他写5。第二和第三连起来他写3。第3和第4连起来,他写3。然后他用大圆把第2的两个和第3包围进去,这就是他所表达的3的实体。他把第3和第4中的2个包围起来,这就是他那个3的实体。
       当我出示这个环境时,其实我心里已经预知或预设了反应目标,要求孩子的行为符合我预设的目标。但是我去掉了这个心理,我只是出示一个环境而已,仅此而已。就象给了孩子一张白纸,由他任意表达他自己的心。
       老师给时可一张纸,并作了些虚线,孩子通过虚线的辅助而作画。虚线对于汉普来说,这是束缚。他只需要一张白纸而已,你不需要告诉他怎么办,你只需要看他怎么办就行。他想到的是你所想不到的。你想到的,也是他起初想不到的。但是经过他天马行空的表达,终有一天他会想到你所想到的。乘法就是目测而来,我相信孩子总有一天自己就会乘法了。
       一切知识都是在强烈而清晰的三大定律之后,因此三大定律是任何时候都不能忘记的前提和原因。要牢牢刻在心中,要去想尽一切办法实现它。康复就象大头钉,既有面的广大和基础,也有针的长与刚,关键在于针。这个针就是指逻辑。这个面就是自然的正常的环境。也许你可以模仿面,但是你更得研究学习针。
      人是有感情的,感情深处需要抽象的表达。抽象表达是必须要达到的,否则满腔的感情更与谁人诉说。空间和时间是人的基本属性。人是在不同的空间和时间范围内移动的。早上出了家门,就是进入另一个空间。晚上进了家门,就是进入了另一个空间。空间的占位与变化,可以通过盒子来表达。买几百个保鲜盒吧。空间与定位,就是树上走链。树上走链要通过实际的操作而表达出来,也可以通过图形表达出来,还是先通过操作表达吧。因为能简单就不要复杂,能低级就不要高级。简单够了,就复杂了。简单量积累不够,就不可能质变到复杂。直白多了,也就绕弯了。
       人都有自己的领地,当你进入别人的领地时,他就会看你,因为他觉得你是不应该的。汉普看别人在吃什么,他靠别人餐桌太近,别人就盯着他甚至恐慌他。
       汉普今年11岁。他表现出来的更深刻更宽泛了,现在是出了现象了,其实这些现象的根来源于他3岁开始。
       摄像头下的人就规矩,会自律,这就是我拍照的原因。汉普也开始拍照了,他会指挥我配合他拍一组照片。他变成导演了,同时也是演员。
      汉普在A4纸上画了一幅画。然后提炼出几个概念,概念间运算,能让孩子更精确地看懂他的画。
      心的强心的大,是通过表达而做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