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闭症情绪问题:准备在手 拒绝无忧

时间:2016-08-24 11:19 来源:时一憨的博客 作者:郭延庆 点击:
       导读:在面对孩子的要求时,父母不可能事事满足,甚至也无必要事事满足。那么,如果不满足,我们又该怎样拒绝孩子呢?只要做好两手准备,即使拒绝孩子也无可忧虑。
  第一手准备:准备好孩子可能有一些负性但还合理的情绪表达。
  孩子无论是在什么背景下对家长提出要求,都在该背景下给自己带来一个实现的可能性或者希望。随着家长的拒绝,这个可能性或者希望瞬间消失,这的确是很令人沮丧的事情。
  相信没有几个孩子会因为家长拒绝自己而欢呼雀跃!相反,他们可能会沮丧、郁闷、话少、不想理会人,也可能会哭泣,抱怨或者喊叫。
  这些负性情绪的出现是与情境相一致的,可以理解也合理的情绪反应。面对这些负性情绪,最需要做的是疏导,而不是堵截。疏导的意思,是助其表达;堵截的意思,是阻止其表达。
  疏导,助其表达,其前提是接纳孩子出现的负性情绪并允许孩子在一段时间内保持这种负性情绪,直到时间让他/她把他/她的不快和郁闷打发。
  家长们往往先惹孩子表达负性情绪(拒绝他/她),但一旦孩子有负性情绪的表达,家长往往又缺乏接纳,不允许孩子出现这些负性情绪。这里的不允许,也可以用家长更愿意接受的不忍心来表示,在现象层面上,实际上都是一回事,也就是说,无论是不允许出现,还是不忍心出现,一旦出现,都试图劝止(劝止也意味着不接纳,不允许)。
  劝止的办法,其实都是老旧的一套:无非就是安慰、试图转移注意、试图许诺他/她一些额外的好处,有些家长更生硬,甚至直接以武力威胁孩子不要在继续负性情绪表达。这样的家长,实际上没有做好孩子被拒绝以后可能会不开心的准备。
  一句话对此类家长的管理套路进行总结就是:
  (通过拒绝)先惹TA不开心;再堵截TA不开心。
  那么,做好准备的家长,会如何行动呢?
  做好准备的家长,他/她对孩子出现的各类负性但还合理的情绪表达都能够理解和接纳,他/她明白孩子需要一些时间消化被拒绝带来的负性情绪并给孩子所需要的时间,即使孩子可能会出现一些抱怨、讨价还价、甚至不敬的言辞,他/她也不辩解、不解释、不回应、同时也不收回自己的拒绝。
  他/她会默默但关注地陪伴在孩子身边,既不忽视不理,也不试图劝止安慰,倒是有可能在孩子伤心地哭泣时关心地递上一片纸巾。
  第二手的准备:准备好孩子的负性情绪已经超出合理的表达范围。
  本来有希望的事情被拒绝无论对谁都是一件令人懊恼的遭遇,但这并不意味着懊恼可以无节制的表达。
  基本上,我们不会鼓励孩子用自伤、攻击他人和破坏财物的行为来表达懊恼。我们也不会认为一个被拒绝以后就自伤、攻击他人和破坏财物的人是一个能良好地管理和控制自己情绪的人。所以,表达负性情绪本身是可以理解的,也是合理的,前提是这种表达在合理的界限内。
  伤人、自伤和破坏性的行为是我们比较能取得最大公约数的需要制止和控制管理的行为限界。
  但个体能够良好地管理和控制自己的情绪,不能作为一个已经完备的能力去要求孩子做到,只能作为一个有待培养的目标去帮助他/她实现。
  也就是说,他/她现在还不能很好地管理和控制自己的情绪(即使要求得不到满足,他/她也不会出现自伤、伤人或者破坏财务的行为)。那也就意味着,如果不能即刻满足他/她的要求,他/她就有可能表现出自伤、伤人或者破坏财务的行为。第二手的准备,就是针对这种情况的。
  他/她需要管理和自控,但他/她目前尚不具备这种能力,因此,在他/她出现自伤、伤人、破坏财务这些表达情绪的行为时,作为家长(或者管理者),我们就应该给他/她以必要的额外辅助力量,使他/她恰好不能用如此的行为表达情绪。
  伴随着他/她在被拒绝情况下的这样的辅助和练习,我们会发现,他/她渐渐地即使没有任何额外的辅助,也不再出现这三类行为,那么,我们也就逐渐地培养了孩子管理和控制自己情绪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