虐童事件之后,如何塑造“爱的模式”还特殊群体晴朗的天空

时间:2017-11-15 15:44 来源:孤独症网 作者:羿云天 点击:

  这几天,携程亲子园虐童事件持续发酵,广受关注。而近日,上海携程商务有限公司向长宁警方反映称,发现携程亲子园存在工作人员伤害在园幼儿的行为。现3名涉事工作人员因涉嫌虐待被看护人罪被依法刑事拘留。长宁区人民检察院已于第一时间指派未成年人刑事检察部门提前介入该案,引导公安调查取证,依法维护未成年人合法权益。

  尽管这起恶性虐童事件得到了有效遏制和监管部门事后介入调查,但是,事件引发的长尾效应却依然值得思考。

  与携程亲子园虐童事件同期发生的,还有南昌的豫章书院也被爆出习惯使用“戒尺打、鞭子抽、关小黑屋”等非常手段来体罚学生。受体罚学生的父母们非但没有责怪学院的意思,反而挺身而出拉横幅捍卫学院,支持学校的做法。

  同样是虐待体罚学生,为什么前者是一片声讨和谩骂,后者却遭到家长支持?

  联想到去年发生的“4岁自闭症孩子在训练机构死亡”的消息,事件中,4岁的自闭症儿童嘉嘉,2016年3月初被妈妈送至千里迢迢的广州,在一家名为“天道正气”的自闭症康复机构接受一种全新的、封闭式的康复训练,顶着大太阳,一天拉练10多公里,最终导致发烧、心跳加速,最终死亡。

  我们不禁要问,无论是对于普通孩子,还是心智障碍的自闭症孩子,他们所遭遇的不公平待遇背后所折射的,究竟是教育的问题,还是学生真的需要体罚才能将他们“塑造”成一个家长、老师、社会满意的“完美成品”?

  虐童事件中,涉事亲子园的运营机构,是妇联主管杂志社下属的“为了孩子学苑”,而自闭症孩子在机构拉练死亡,也是因其家长轻信了天道正气机构宣传的“为慢性病的康复探索一条新路”的幌子,“为了孩子”却最终用行动“毁了孩子”。

  在中国的教育体制中,尽管分为形式多样的办学机构和所属性质,但是归其一点,却都是美其名曰地“为了孩子将来能够成才”!于是,孩子就成了家长的附属品和私有资产。表面上将孩子送到最好的教育机构,接受最好的教育模式,试图从起跑线开始,打造一个完美无缺的优秀孩子。

  但是,一而再再而三发生的机构虐童事件和孩子不堪重负自暴自弃,甚至结束生命的事件,却一次又一次的敲响警钟:无论是正常孩子,还是心智缺陷的自闭症孩子,他们首先需要的是一个健全的人格和被尊重的爱与教育。

  我们不是否定家长对孩子的爱,也不是为那些虐待儿童和体罚孩子的不良机构开脱。尤其是面对患有精神残疾的儿童来说,他们更需要爱的教育和有尊严的生活,但是,本来以为选择一家有资质和知名度的机构,缴纳高昂的学费,就可以给这些孩子一个安全、健康和能够看到成效的结局,没想到,最终却演变成一个又一个悲剧的发源地。

  携程亲子园的运营机构,这次舆论质疑的中心,和当地妇联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而在大家心目中,妇联是最应该关注儿童的。南昌的豫章书院把有网瘾、心理问题、品德不佳和学业不良的学生纳入其中进行干预和矫治,但是,最终的结局却是频繁出现对未成年人实施体罚、变相体罚或者其他侮辱人格尊严的行为。

  教育最终变成了一种暴力体罚下的管制,而其硬件、管理、师资和理念都具备的情况下,无论这些具备的要素是否经过了有关部门的监管和触犯了法律规定的“任何形式的未成年人教育机构都不能体罚和虐待学生”的底线,这样的教育却唯独缺乏最核心的爱与尊重。

  有媒体评论,我们的社会,不是要为儿童打造一个新的牢笼,而是着力塑造当初鲁迅和胡适所设想的“爱的模式”。

  当儿童只是父母的附庸或者成功的证明时,父母就会打他;当儿童是只是教育产业的一个等待被加工的“物料”,他被老师欺凌就不可避免。

  因此,没有监管的市场是一个无序发展的市场,也必将导致信任之门、责任之门、监管之门的失守。而更可怕的是,没有退出机制的市场,只会形成劣币驱逐良币的恶性循环,教育更是塑造未来之良心的行业,只有建立一种让人信任的、足以保护普通孩子和特殊儿童的机制,建立有效准入机制,加强监管和处罚力度,才能还孩子一个晴朗的天空。

    

Tag:
  •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