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迹!一声“爸妈”两行热泪的背后……

时间:2017-12-01 16:32 来源:孤独症网 作者:羿云天 点击:

  儿子5岁6个月时,有一次周末在家,从桌子上拿起一个橙子递给木子,慢慢地说:“妈妈,我要!”

  就在这一刻,妈妈突然感到了从未有过的激动。此时的这声“妈妈”让木子的等待有了最有力和最温暖的回报。

  这是在康达接受语言训练3个月后的壮壮开口叫“妈妈”了,在漫长的等待中,壮壮的语言实现了质的飞跃。而这种飞跃在康达15年的办学历程中有太多太多,如今已经有超过6000名自闭儿在这里启口说话,会叫“爸爸妈妈”,成为中国一千万自闭症儿童中幸运的一员。

  等待   等来出走

  一样的花前月下,一样的张灯结彩;

  一样的十月怀胎,一样的百岁庆贺;

  七个月不爬,八个月不坐;

  十一个月不起,十八个月不走;

  二十四个月了,把手和东西放口中,

  三十个月了,对我视而不见,对声音毫无反应;

  三十六个月了,不开口不发声,“爸爸妈妈”放心中。

  仿佛“爸爸妈妈”这几个字卡在了他的喉咙,

  孩子啊,卡痛了就喊出来吧!

  可他,还是眼神迷离,无动于衷!

  从最初的惊喜到现在的慌乱……

  盼望了无数天的呀呀童音,

  盼望了无数个日夜的“爸爸、妈妈”的童语,

  一切都成了泡影!

  作为中国一千万自闭症家庭中的一员,木子和丈夫结婚四年后,终于生下了儿子壮壮,但是儿子三岁时,他们却因为很多琐事吵架最终丈夫离家出走。

  促使丈夫出走的最重要原因还是因为儿子被确诊为重度自闭症。

  壮壮在三岁时出现了异样:叫他名字没有反映;没有眼神交流;喜欢自言自语,但别人和他说话时,他理都不理;爱哭,每次哭到抽搐才罢休;带他出去,他呆呆的,不和任何人交流。

  因为接受不了儿子重度自闭症的打击,壮壮爸爸在无数次的争吵后,选择了离开去南方城市打工。

  壮壮的爸爸已经离开了,木子说,儿子已经缺少父爱了,我不能再让她失去母爱,虽然很难,但是我也要慢慢地接受这个现实,不愿意放弃孩子。

  丈夫离开后,木子边带儿子边工作,后来木子寡居的母亲来帮忙,但是儿子四岁时,母亲突然脑溢血病逝。木子不放心保姆带儿子,也负担不起保姆费,只好自己带。

  木子的生活顿时陷入了慌乱和无路可退中,生活的重担一下子压到了木子身上。她彻夜难眠,想到自己为了工作忽略了儿子,想到母亲的病逝、老公的离开,不禁泪下!

  治疗   难以治愈

  从此,木子开始四处寻找治疗儿子的方法。带儿子去医院治疗,有空就去游乐场、动物园,试图让和儿子同龄的伙伴一起玩耍。

  但是,儿子仍然无法和人进行眼神交流,胆子反而变小了,不愿意出门,在家里只会自己看电视,叫他仍然没有反应。

  等到儿子五岁时,仍然没有叫过她一声妈妈。偶尔说话,也只是简单的几个字,刻板地重复。没有幼儿园和学校愿意收儿子,木子只能把儿子带在身边。

  这样的生活际遇,让木子常常应接不暇,为了儿子辗转反侧,彻夜难眠的无数个夜晚,她唯一的想法就是希望儿子尽快好起来,哪怕和她对视一眼。

  木子每天带着壮壮跑遍当地的康复机构,更让她苦恼的是,“壮壮五岁了,只会简单的词句,一句完整的话也不会说。”

  经过不断辗转的康复训练,壮壮依然无法开口说话,之前在康复机构跟老师学会了简单发音,会说简单词语了,但回家一段时间,又出现了倒退。

  而就在木子带着儿子不断诊治的过程中,积劳成疾,被查出患有乳腺癌,10月份做了右乳部分切除手术。“那时候是我最难的时候。”说到这里,她几度哽咽。

  手术完成后,她每天在康复中心和医院间奔波。一直持续了40天,放疗结束后,还需要吃5年的药来控制病情复发。期间老公也来看过一次,但是看到孩子依然如故,又很快离开了。

  如果说儿子得了自闭症是不幸,那生活中还有更多的坎儿在考验着这位妈妈。

  孩子长到五岁了, 木子却从来没听过孩子开口叫一声妈妈。

  更重要的是木子带着壮壮也在众多的康复机构和医院辗转,耗费了巨大的金钱和时间,但是对于提升孩子语言能力和使他们开口说话依然收效甚微。

  更让木子久久期盼的最大心愿是:儿子壮壮什么时候才能叫一声“妈妈”?

  这种期盼也是所有星爸星妈们在付出毕生心血和精力后最大的渴望。

  孤独   无法言说

  壮壮最喜欢做的事就是,打开水龙头,跑到水表边,趴在那里看上几个小时。或者拿着玩具一遍一遍地搭积木,饭也不吃。

  更让木子伤脑筋的是,壮壮成了康复机构的“不定时炸弹”,会在你意料不到时,突然做出一些疯狂的举动。

  孤独的时候,壮壮会一直坐在角落里独自玩耍;暴躁的时候,他又会去抢夺其他小朋友的东西。

  有一次,木子带着壮壮在外面玩耍, 壮壮看到别的小朋友手里的玩具就要去抢,木子立即制止并教育壮壮别人的东西不能随便拿,如果喜欢妈妈可以买给他。可谁知,那名小女孩却跟自己妈妈说:“妈妈,你看,这个孩子一看就是个傻子。”女孩的妈妈接着说:“那我们赶紧走,别跟他玩。”

  当时木子抱紧儿子红了眼圈,心中滋味无法形容。

  转机   新的开始

  就在这样的不断训练中,木子认识了一位星妈,称呼她为东东妈妈。

  这一年,壮壮5岁3个月,经东东妈妈介绍来到了郑州康达能力训练中心接受语言康复训练。

  在这里,木子见到了训练中心言语治疗师张芳,了解了自闭儿语言发展迟缓的原因,以及学语言的难点和每个孩子的差异。

  自闭症儿童的世界原本是黑暗的,他们要一直面对生活中的孤独和寂寞,要承受太多外来的误解和偏见,却无法享受外面世界的精彩。但是,黑暗里永远有一束温暖的阳光,那就是孩子的妈妈。

  作为一个自闭症孩子的妈妈,为了听到儿子叫声“妈妈”,木子尝试了太多太多的训练方法,用手掰着儿子的嘴巴学发音,往嘴里塞饼干、海苔诱导舌头卷曲发声,一个音节一个词的去掰着孩子的嘴发音教学,甚至气急了也会动手打孩子。但是,因为语前技能训练基础不够,缺乏在自然环境中的语言训练。之前学习的那些刻板的训练方法,让孩子学得辛苦,妈妈和老师教得更累,这样的结果就是适得其反。

  木子也很是苦恼,“为什么我的儿子学语言这么难?”

  后来,她见到了康达师资级语言训练师张红蕾,对壮壮进行了全面而系统的评估,并且针对壮壮自身的特征制定了一对一的语言训练课程。

  张红蕾在一线教学中有着最深的体会,她说,“普通孩子在8、9个月就会发音,一岁半就能说单字,而语言有障碍的孩子由于能力不足,迟迟不开口说话,这个时候过于敏感的父母就会强行让孩子抠嘴发音,孩子因为害怕、胆怯变得更加不配合,此时专业老师和家长再去干预效果也会大打折扣,甚至会造成孩子终生无语。”

  木子也深感自己有些着急而自责。

  张红蕾明白作为一位母亲的心理,她接收了壮壮。

  语训   等到奇迹

  专家指出,错过0—6岁孩子语言发展的关键期,对孩子意味着无法开口,对家庭意味着永远等不到一声“爸爸妈妈”,因此这些存有语言障碍的孩子家长,多么期盼孩子能早一天开口,早一天叫“爸爸妈妈”!

  壮壮从5岁3个月进入康达,在孩子口语技能训练中,张红蕾为其先建立听指令配合意识,从思想上一定要欣赏壮壮,承认他们的能力,形之于色,让壮壮从老师们的眼神、表情中看出老师们是爱他的,让壮壮感觉到他是最棒的。

  第一周的适应训练结束后,壮壮有了与老师们交流的欲望,慢慢地理解并接受了老师们对他的要求。

  在这里,还有一位袖珍老师汤姆作为他的“影子玩伴”,陪伴他一对一的语言训练,发展壮壮的参照模仿能力,从简单的“a、o、e”开始,到“你、我、他”的认知理解,带着壮壮,一步一步慢慢掌握。

  壮壮很快就和热情开朗的汤姆哥哥玩在一起了,而也是在这种不是刻意的教学氛围中,汤姆带着壮壮去游乐场、超市、公园等自然情境的环境中,在适当的环境下,不断地、自然地对他说话,让壮壮了解语言的意义。

  也正是在这种自然情境中引导壮壮进行模仿发音练习,根据壮壮动机需求引导他发音。

  一个月过去了,壮壮已经完全适应了这里的环境。木子每天送壮壮来上课,转身离去后,壮壮也不再哭闹和缠着妈妈了。木子也开始试着找一份相对自由的工作,可以多挣点钱让壮壮生活的更好。

  三个月之后,壮壮从刚来康达时不会说话,无口语,经过口语训练,现在已经可以仿说单词,比如“我要”、“牛奶”、“吃饭”、“不要”“妈妈”等词语。

  木子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了老公,她在电话里激动的哭成了泪人。老公终于答应来看望儿子。

  木子看到儿子的变化,由衷地感叹,“在过去的两年中,为了儿子能开口说话,跑了十余家机构和医院,但是收效甚微,后来抱着最后一线希望,经家长介绍来到这里进行语言训练,没想到这么短时间内,儿子就能够仿说,也学会了这么多单词。”木子热泪盈眶讲述着儿子的变化,内心充满了感激和感动。

  拥抱   深深感动

  壮壮的语言训练就在这样润物细无声中发生着变化。

  除了在康达实地语言训练外,木子也在这里开始了一点一点的学习,从口语技能的训练、如何发音、如何训练语感到如何教孩子在家庭生活中开口说话。回家后她也不断地引导儿子,起到了很好的效果。

  直到儿子5岁6个月时,有一次周末在家,木子买了很多水果,其中有壮壮最喜欢吃的橙子。壮壮看到橙子后,想吃又剥不开,刚开始拿着橙子摔到地上。这时候木子看了他一眼,壮壮似乎明白了什么,从桌子上拿起一个橙子递给木子,慢慢地说:“妈妈,我要!”

  就在这一刻,木子突然感到了从未有过的激动,她眼里闪着泪花,脸上却灿烂地笑着,一把将儿子抱在怀里,大声喊道,“嗯!嗯!妈妈在这儿,儿子,再叫一声妈妈!”

  壮壮被妈妈抱的太紧,挣扎着又将拿着橙子的手伸过去,说:“妈妈,我要——”边说边做出要吃橙子的动作。

  木子紧紧地抱着儿子,满脸泪水,但是却是幸福和喜悦的泪水。

  此时的这声“妈妈”让木子的等待有了最有力和最温暖的回报。她赶紧拨通了丈夫的电话,将话筒对着壮壮说,“儿子,快叫爸爸,叫爸爸!”

  壮壮听到电话另一头的呼喊他名字的声音,他迟疑了几秒钟,轻轻地叫了一声“爸爸!”

  喜极而泣的木子和丈夫在电话里高兴地大声答应着,边哭边笑。木子抱着壮壮坐在地板上,默默地流着泪。

  这一声迟来的“妈妈”让木子泪流满面,尽管在冬天寒冷的季节里,但是木子的心里却是无比的温暖和阳光。她一把拉过儿子更紧地抱在怀里,激动得嚎啕大哭……

  3个月的语言训练,壮壮终于开口叫“爸爸妈妈”了,在漫长的等待中,壮壮的语言实现了质的飞跃。

  正如每一个星爸星妈的愿望一样:不是所有的希望都是宏大的,越看似普通的愿望越让他们内心无比激动,热泪盈眶。

  心愿   惠及千家

  第二天,木子送壮壮去康达后,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了老师们。她多么渴望的儿子的一声“妈妈”终于了却了她的心愿。

  两年多的辗转奔波和耗费,让她已然心力憔悴,但是在康达三个月的语言训练,又让她看到了更多希望和曙光。她和东东妈妈以及其他几位星妈看到自己孩子可喜的变化后,也希望能够通过更多方式,让康达语言训练的方法惠及千万星儿家庭。

  她说,“我们今后回到老家后,孩子还是需要不断强化语言训练,但是也不能常年在异地康复训练,如果能够通过网络课程的方式,让我们这些家长可以随时随地的学习,那就再好不过了。”

  东东妈妈也极力支持,更希望在今后能有一支训练有素的语训团队利用互联网的理论支持一下仍在家中迷茫的星爸星妈们。面对因为各种压力和原因不能到校接受面对面语言康复训练的家长,以及缓解家长长期等待的困扰,把这些语言训练网络课程和开口秘笈通过互联网送到千家万户。

  木子在第二天盼来了丈夫的归来,他们一起希望,能在专业人员的指导下,对孩子的语训和感统训练做到有的放矢,让孩子通过学习,实现孩子语言障碍和感统障碍“摘帽”的愿望。

  木子看到儿子翻天覆地的变化后,深有感触地写了一首赞美诗,送给所有家长和孩子们。

  有人说:石头地里必然长不出庄稼?

  但我说:千万次耕耘后肯定会发芽。

  有人说:世界上没有什么灵丹妙药?

  我坚信:一千颗星星的种子,一定能够种出一个“月亮”!

  无意中结识了家机构,无意中找到了中国孤独症网,

  有幸进入家机构答疑群,有幸和琪琪成了朋友!

  爱和自然进我家,从此开始新征程;

  精准教育点心灯,豁然开朗起干劲!

  我叫他的父亲,我的老公为“爸爸”,

  他的父亲,我的老公唤我为“妈妈”,

  6个月的生活情景化教育,6个月的专业指引……

  五岁六个月时,他开口叫“妈妈”了,

  五岁六个月时,他开口叫“爸爸”了……

  他的父亲不敢相信?这突然发出的声音,

  他的母亲不敢相信?这是不是在做梦。

  父亲用双手捂住自己的耳朵,

  母亲用双手蒙住自己的眼睛,

  他疯了似地冲着他的儿子一遍遍地喊着,

  爸爸、爸爸……

  她来回地在屋里踱着,嘴不停地哆嗦着,

  妈妈、妈妈……

  我们看着儿子的口型一遍遍地打开又合上,

  我轻轻的用双手握住她爸爸的双手,

  把他的手从他自己的耳朵上移开,

  他紧紧的用双手把我拥在怀里,一起瘫坐在地上……

  是真的,是真的,我重复着,他重复着……

  他清晰的听见了,听见了……

  我清晰的看到了,看到了……

  那一声,等了太久的“爸爸”,

  那一声,等了太久的“妈妈”,

  我们相拥而泣,

  我们彼此抚慰,

  他嚎啕大哭,我泪洒衣襟,

  “月亮”却在悄悄为我俩抹泪!
 

  (注:文中自闭症儿童及家长均为化名)

    

Tag:
  •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