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自闭症孩子理个发,真不容易!

时间:2018-03-20 09:16 来源:网络 作者:网络 点击:

宋涛(右一)在给自闭症孩子理发。

“待会儿咱们要干什么呀?”
    “理发。”
    ……
    二月二、龙抬头,山西慧轩教育的几名自闭症孩子提前一天理了发。理发开始前,老师就给孩子们做了心理建设,但往凳子上一坐,理发师刚一上手,每个孩子都会大哭。虽然有人固定头部,有人抱着腰部,有人摁住腿脚,但没两分钟,孩子们就挣扎着身子扭到一边去了。
    这一切,对于理发师宋涛来说,已经是习以为常了,他丝毫不见烦躁,只是安静地等孩子坐好,继续有条不紊地理发,时不时安慰孩子两句。
    从2017年3月开始,他和他的伙伴们每个月都要来这里免费给孩子们理发。除了来这里,平时,这些“90后”理发师们还会去孤儿院、养老院、环卫队、消防队免费理发。
    A 给自闭症孩子理发教室就像个“小战场”
    3月17日下午,位于太原市新建南路的山西慧轩教育的教室里,大声的“嗯嗯”声、“呜呜”的哭声、“啊啊”的尖叫声不时传出。记者走进去一看,一群人正围着一名五六岁的孩子,一个人固定孩子的下巴,不让他的头乱动,一个人两只手分别扣住孩子的背部和腹部,还有两个人分别控制住孩子的两条腿。虽然说是要控制孩子,但谁也不敢太使劲儿,孩子依然不停乱动,一会儿整个身体挺得直直的,一会儿头和腰扭到一边去,过了一会儿,竟把凳子也弄倒了。
    “那个凳子有点儿高,换个低点儿的吧。”有人说。凳子换成幼儿园孩子坐的小板凳,孩子两只脚着了地,好控制一些了。
    就在这一片忙乱中,一名穿蓝色衬衣的男理发师拿着电推子,见缝插针,在孩子不动的一小会儿工夫,迅速地理了起来。按照理发师的熟练程度,平时,用电推子给小孩理个平头,费不了几分钟,但给这个小孩理发,花了将近20分钟。整个过程中,理发师一会儿站起来,一会儿弯着腰,一会儿直接蹲在地上,让旁观的记者都觉得有些累。不过,他倒是不见烦躁,还时不时笑眯眯地安慰孩子两句。
    在给这个孩子理发时,两名老师带着另外一名孩子在旁边“观摩”,并不停劝说着、引导着。老师告诉记者,每次理发时,他们都要给孩子做心理建设,希望轮到自己时,他们能不那么害怕。
    第二个理发的是一名8岁的男孩。他做康复治疗比较早,恢复得也比较好,明显乖了许多,不需要大伙儿在旁边守着。不过,记者留意到,电推子到耳朵附近时,孩子有明显的闪躲,脸上的表情也有些紧张,看上去“呲牙咧嘴”的。
    轮到刚才做心理建设的孩子了,刚坐到板凳上时还好,但电推子一响起来,他立马挣扎起来,几个人又是一顿忙乎。最后一个理发的是一名小女孩,也是8岁,但整个理发过程中,都在不停哭闹。
    虽然理发师备了电吹风,但只在第二个8岁男孩理完时用了两秒钟,但因为孩子害怕得不行,刚一开始就停下来了。
    B 理发师每个月都来,孩子们已逐渐适应
    穿蓝色衬衣的理发师叫宋涛,是TYPE美发工作室的理发师。因为当天要理发的孩子比较少,其他几名理发师又约好了顾客做头发,他这次是一个人过来的。
    “这些理发师特别好,从去年3月份开始,每个月都会来给孩子们理发,现在情况已经好多了。”慧轩教育的白老师告诉记者,她是因为做头发认识宋涛的,已经七八年时间了,去年年初,偶然看到宋涛在微信朋友圈里发去孤儿院理发的照片,就试着问能否来这里给自闭症孩子理发,没想到他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后来,宋涛和工作室几位理发师坚持每个月过来,“现在孩子们已经逐渐适应了,情况好多了。”
    孩子如此抗拒竟是已经好多了?宋涛说,第一次来的时候,孩子们特别抗拒,“别看现在得好几个人帮忙,那时候,5个人都弄不住一个娃,孩子左挣右扭的,一会儿就站起来跑了。”
    白老师说,因为患病的缘故,这些孩子特别害怕理发,特别是对吹风机、电推子的声音感到害怕,所以给这些孩子理发特别困难。小时候家长还能弄住孩子,就在家理发,但孩子长大了,家长也理不了,去了理发店,孩子因为害怕,折腾得不行,人家理发店也不愿意给理。“平时,和家长聊的时候,他们说起这个问题。所以我就联系了宋涛。”白老师说。
    自闭症孩子和普通孩子不一样,一般幼儿园里几十个孩子,3个老师就够管理孩子们的吃喝拉撒睡,但这里是专门针对自闭症孩子的学校,10名孩子就需要8名老师照顾。白老师介绍:“我们想让孩子多接触大自然,想带他们出去,就需要更多人手。刚才帮忙理发的,除了两名老师外,其他的都是山西财经大学的志愿者,因为老师还要照看其他孩子。每周,财大的志愿者都会来3次,每次半天,特别希望有更多人能关注这些自闭症孩子。”
    C 孤儿院养老院消防队都留下了他们的身影
    由于二月二有理发的习俗,刚刚过去的周六、周日,宋涛和他的伙伴们都很忙,记者未能采访到他们。3月19日11时,记者来到宋涛位于柳巷一家商贸楼的理发工作室。记者进去时,工作室里没有顾客,但宋涛说他刚刚忙完,早上7点半就有顾客来理发了,这样理完发还不影响顾客上班。“工作室不比街边的理发店,只要开着门,随时都有人。我们这里是预约制,如果没有预约,一般不会有顾客来。”宋涛说。
    宋涛所在的工作室是由5名理发师在4年前合伙成立的。“我们都算是90后,不过,在理发行业算是老人了。”宋涛说,他是长治人,今年28岁,从16岁出来学理发,到现在已经12年了,平时还会给别人做培训。
    “你们这里理发不便宜吧?”记者问。“我的价位是128元,我们这里面对的是中高端顾客。”宋涛说,不过,也因为是预约制,他们才可能空出来时间去做公益。除了去给自闭症孩子理发外,他们几个人还会去孤儿院、养老院、消防队、环卫队义务理发,明天下午他们要去消防队。
    正聊着,一位女士走了进来,但因为没提前预约,她熟悉的理发师不在。女士不想白跑一趟,宋涛又忙了起来。
    工作室的另外一位理发师南宫星(艺名),接过宋涛的话和记者聊了起来。“4年前,我们5个人比较投缘,就合伙开了工作室,以前在其他理发店工作的时候,除了睡觉都在忙,想做公益也没时间。开了工作室,我一说这个事儿,大家一拍即合,就定下来一起做。”南宫星说,作为理发师,他们也没什么能回报社会的,只有这点儿手艺,所以就去找地方给人理发,“好多地方都是我们从网上找的,觉得哪儿的人比较需要帮助,就主动跟人家联系。每次去做公益,都是感慨万千,觉得要珍惜当下,珍惜自己拥有的一切。”
    “因为我们是主动联系的,好多人都觉得义务理发,都是找人练手。还有人说我们是想炒作自己,但我们不在意。”南宫星说,他们虽然没多高的文化程度,但大家并不缺顾客,“我的熟客就挺多,其他几个人也一样。我们5个人里,有两个已经买了房,还有一个打算买房。我们做公益,就是单纯想帮助需要的人。”
    3月20日,宋涛、南宫星要去给消防官兵们理发。南宫星说,这是他们在致敬消防官兵,“越是危险的地方,越是有他们逆行的身影,我们是想通过义务理发的形式,表达我们对消防员的敬意。”
  •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