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患自闭症夫妻再闹离婚 法官驳回离婚诉求直言“也纠结”

时间:2019-03-29 10:23 来源:网络 作者:网络 点击:

​​前些天,一篇《那个捧着孩子“臭脚丫”的父亲走了》的文章在朋友圈刷屏了。一位照看自闭症患儿的单亲父亲猝死,留下了10条照顾孩子的注意事项和那个让他总也放心不下的儿子。一个人独自抚养病儿的经济与精神压力,终于压垮了年仅42岁的父亲。在北京西城区,一位母亲也是因为常年照顾患自闭症的儿子,实在难以承受生活的困苦,提出离婚分家,让丈夫抚养儿子。最终,法院认为患病孩子需要双方照顾,而夫妻感情尚不至于破裂,驳回了这位母亲的离婚诉求。一纸判决,暂时维系住了这个家,给了孩子最大限度的法律保护。然而,夫妻俩想要变现状,还有一段艰难的路要走。

作者:王金辉 当妈的扛不住,第二次诉离婚

这已经是黄燕第二次提起离婚诉讼了,上一次是在半年前。

通常,在第一次离婚诉讼时,如果夫妻一方不同意离婚,又没有其他判决离婚的法定理由或特殊的情形,法院通常会从维护家庭和夫妻感情的角度出发,不准予离婚。时隔半年,当事人才可以再次提起诉讼。

半年时限一到,黄燕再次起诉,看得出,她确实很想离婚。

在第二次起诉中,黄燕指责丈夫对家庭不负责任,不怎么管孩子。双方之间已经没有了夫妻感情。除了要求离婚之外,黄燕还要求分割二人唯一的一套住房。

承办此案的西城法院民六庭王凡法官打电话告知黄燕起诉离婚时,丈夫张健的情绪有些激动:“一间屋里住着,我怎么会不管孩子?这个家已经成这样了,她还一而再再而三地要离婚是什么意思!”

离婚案件开庭前,法官通常会询问对方意见,先进行调解工作。如果调解不成,再开庭确定双方争议焦点,审查证据材料。

张健坚决不同意离婚,他告诉法官,自己与黄燕结婚20多年了,感情还是有的,双方的矛盾主要就是因为孩子。“现在孩子是精神一级、智力二级残疾人,如果离婚了,谁一个人也看不了。”

张健和黄燕的儿子张童小时候就被查出患有自闭症。在很多人的印象中,自闭症的患者只是性格极其孤僻,不与人交往。但张童犯起病来却很暴躁,打人、捶墙,撞玻璃,谁都拦不住,指不定什么时候受点刺激就会犯病,根本离不开人。双方老人年岁大了,在照顾孩子上实在帮不上忙。而且随着孩子年龄越大,身体越发壮实,一旦发起病来,就越难控制。

为了照顾孩子,夫妇俩也无法再正常工作,一家子仅靠低保补贴、黄燕偶尔打零工的微薄收入和张健父母的帮衬过活,日子十分拮据。

王凡法官也试着问黄燕有没有可能不离婚,或者共同抚养孩子?黄燕坚决不同意,一脸憔悴地说:“我已经管了十几年了,实在受不了了。”

“那离婚后,孩子抚养问题怎么办?”法官问。黄燕表示:“让张健养吧,我管不了了。”“他一个人怎么带孩子?而且你俩就剩这一套房子,如果离婚分割了,今后怎么住?三个人怎么生活?”法官接着问。

对这些问题,黄燕显然还没有考虑周全。或许,在生活的重压之下,她就是太累了,太迫切想摆脱这种境遇了。所以一门心思想着先把婚离了就解脱了,其他的事以后再说。

照顾自闭症孩子,离开谁都不成

开庭之后,为了亲眼看看黄燕夫妇和儿子的生活状态,以便更好地把握案件事实,王凡法官专门去了一次黄燕家。

黄燕一家三口住在一套面积很小的一居室里。从屋里极其简单甚至可以说简陋的陈设来看,家里真是一贫如洗。

一张直接放在地上的大双人床垫占据了客厅的一角,床垫相邻的两面墙又用竖立着的床垫做了特殊保护。张童就躺在床垫上面,手脚被布条牢牢束缚着。王凡看着这个面庞清秀,白白净净的孩子,不由得心疼:“挺好的孩子,摊上这个病,可惜了。”

张健说,只有捆住手脚,再让孩子躺着放松下来,才能尽可能保证他的情绪平稳。他指着对面墙上斑驳的血迹说:“您看这些,都是他撞墙的痕迹。”黄燕特意给儿子准备了一副拳击手套,在他犯病时戴上,防止他伤人伤己。

黄燕念叨起许多抚养孩子的辛酸遭遇,有一个细节让王凡记忆深刻。有一次,黄燕带着儿子出门。走在大街上,张童突然犯病,把她好一顿打。最后还是过路人帮忙才制服了张童,并将其送到医院。

黄燕坐在一旁的椅子上看着儿子,这就是她晚上看孩子的状态。

“他夜里会突然睁开眼看看,如果发现你没在旁边,或者在边上睡觉,他都会开始犯病,大闹。有时候,他会指定妈妈或爸爸陪着他,至于指定谁,完全看心情。”黄燕无奈地说:“这些年,没睡过一个好觉。”

夫妇俩都这么拴在儿子身边也不是办法。王凡法官建议他们向社会机构寻求救助,或者把孩子送到专门的托管机构照料,夫妻俩再找点活干,或许能改变一些现状。

但夫妇俩说,他们找过救助机构,都费用不菲。大兴有一家托管机构算是便宜的,也护理着不少自闭症患者,比较有经验,但一个月也要七八千元,而且周六日还得接回家来。他们两个人年岁大了,工作也不好找,实在负担不起。

法院未支持离婚 为患病孩子留住一个家

在对案情及证据有了充分的考量之后,王凡法官确认黄燕这个婚离不得。

王法官介绍说,首先,是否准的首要标准是看夫妻感情是否破裂。而是围绕着照顾孩子而产生的家庭琐事纠纷。夫妇两个人的感情并非已经完全破裂,说到底还是被孩子磨的。

其次,离婚案件中还要根据家庭的具体情况。黄燕家的情况极为特殊,仅凭一个人根本照看不了孩子。如果两人不离婚,共同照顾孩子,显然对孩子更有利。

社会上有一种说法,第一次起诉离婚不判离的话,到第二次起诉一般就会判决,准予离婚了。但王凡法官表示:“第几次起诉并不是准予离婚的法定理由。到底判不判离婚,要根据具体案情来分析,看怎样对家庭更有利。所以,这个案子不支持离婚诉求并没有法律上的障碍。”

当然,王凡法官也很理解黄燕的不易,因此在开庭和谈话时,他几次要求张健,以后多承担些家庭责任,让黄燕多休息,缓解她的紧张情绪。张健也应了下来。

在判决书中,王凡法官写道:“双方经自由恋爱多年而结婚,婚前具有一定的感情基础。双方在婚后因家庭琐事产生过一定的矛盾,但双方之间并无特别的纠纷。且双方之子张童现身患疾病,需要双方共同的关心和照顾,父母共同的护理对张童的健康生活会有好处。当然,常年照顾和护理病人需要付出巨大的精力,会对双方的正常生活和心情造成一定的不利影响,也正式因为如此,才更需要双方在共同生活中加强沟通、互相理解、互相包容、互帮互助。”

判决书中还特别提示张健,作为男方,在今后的共同生活中影承担起更多的家庭责任,除精心照顾孩子、努力扩大家庭经济来源外,还应更加细心体贴黄燕,更多地体谅黄燕多年来照顾孩子的不易,尽力营造和谐温馨的家庭氛围。

最终,法院认为双方之间的矛盾尚不致于导致夫妻感情破裂,驳回了黄燕要求离婚的诉讼请求。一审判决后,黄燕提起上诉,二审法院很快维持了原判。

“当然,如果经过努力,今后双方的感情最终完全破裂,双方还可以提出离婚主张。”王凡法官说:“但至少现在,从法律上来说,孩子仍然有两个直接抚养人,一家三口还继续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对于小张来讲,这也许是最好的结果。希望他们能够努力找到破解困境的出路。”

法官释法——

作出不予离婚判决,王凡法官内心也是纠结的,黄燕的离婚诉求肯定要驳回,但她的遭遇值得人同情。

王凡法官说,婚姻是一种责任,两个成年人,结婚生子就要负起应有抚养的责任,不能说有了困难就以婚姻自由为理由,放弃自己应承担的责任。对于这样残障的孩子,父母要担负起抚照养的责任,不是说出点钱,偶尔探望一下,就算尽到了。出力恐怕比出钱更重要,应该尽自己的全力去承担抚养责任。

王法官告诉记者,在审理离婚诉讼时,除了夫妻感情是否破裂和财产分割问题之外,孩子的抚养问题,也是法官要考虑的重点。法院会从最大程度保护未成年子女身心健康发展的角度,来裁决离婚和抚养问题。

未成年子女身患疾病或残疾,如果法院判决离婚,还会从实际需求出发,对直接抚养的一方在房产归属、财产分配等夫妻财产分割问题上进行一定的照顾,以保证直接抚养一方和孩子的正常生活。 (文中涉案当事人为化名)

 

来源:北京晚报  记者 孙莹​​​​

Tag:
  •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