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1-02-15 12:48:58·特别报道:孤独的孤独症(三) (929)

     3 坚持,再坚持     “是什么原因造成的?我哪里做得不好?”许多孤独症孩子的家长在孩子确诊后的第一个反应都会是自责。很长一段时间里,艾欣背上了沉重的思想包袱,觉得自己没有把孩子照顾好,整天在想自己过去哪些地方做得不好,是不是对孩子关爱不够等等,更羞于和人讲起自己的孩子得了这种病。但是很快她意识到必须要尽快走出这种情绪,让孩子及早得到康复训练。  ...

  • 2011-02-15 12:47:05·特别报道:孤独的孤独症(二) (924)

     2 绝望的母亲     一天深夜十一点多,“爱心家园”的老师洪菊已经休息,电话突然响起来了,是班上孤独症儿童阿金妈妈打来的电话:“阿金会喊妈妈啦!阿金会喊妈妈啦!快来给洪老师喊一声妈妈!”     电话两头,激动和欣喜化成泪水,两个女人哭成一片。     有谁会想到,一个四岁的孩子第一次叫出的“妈妈”,给了母亲多么大的喜悦和希望,而这...

  • 2011-02-15 12:44:02·特别报道:孤独的孤独症(一) (908)

    本报记者 艾冰     每一个孩子的降生,都会承载着整个大家庭巨大的喜悦和希望。然而,每一例孤独症儿童的确诊,就会有一个家庭突然间梦破了,天塌了,未来无路可走。     命运不公,为什么是我的孩子。     在刚刚结束的贵阳市政协十届三次会议上,有关孤独症的提案被提出,孤独症在贵阳首次正式进入了公共政策的视野。而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正像它的名字一样...